藥廠和各國必須採取緊急行動,令更多人可獲得救命的治療
 
無國界醫生3月23日公開譴責,指2016年僅有4,800名耐藥結核病人獲得兩種更新、更有效的藥物進行治療,即使這些新藥已經上市四年。除了少數臨床試驗和愛心用藥計畫(compassionate use programmes)之外,2016年只有469人接受了 delamanid 治療,4,300多人接受了 bedaquiline 的治療。這意味著不到5%有需求的人們獲得了這些藥物。而其他接受耐藥結核病治療的病人則繼續接受更舊的、毒性更高的療程,且舊療程對病人的治癒率僅有50%,並會造成從失聰到精神病等的嚴重副作用。
 
生產 bedaquiline 和 delamanind 的藥廠,以及各國政府,必須緊急提高兩種藥物的可及性,以挽救耐藥結核病感染者的生命。
 
世界衛生組織(世衛)估計,2015年有50多萬人感染耐藥結核病,僅有四分之一的病人獲得診斷和治療。
 
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項目結核病顧問契克萬哈醫生(Dr Isaac Chikwanha)說:「令人非常沮喪的是,在成千上萬名承受著致命的耐藥結核病的感染者之中,只有4,800人在去年得到兩種可以顯著挽救更多生命的新藥。」
 
結核病是全世界最大的傳染病殺手之一,每年有180萬人死於此病。兩種帶來希望的新藥,delamanid 和 bedaquiline,分別於3年前和4年前上市,有望組成全新和效用顯著改善的耐藥結核病治療的骨幹。目前標準的耐藥結核病治療令病人在兩年間服用將近15,000顆藥丸,這種療法導致嚴重且令人衰弱的副作用,且兩人中僅有一人能治癒。
 
無國界醫生在南非卡雅利沙(Khayelitsha)鎮工作的結核病醫生休斯(Dr. Jennifer Hughes)說:「當我們獲得像 bedaquiline 和 delamanid 這樣的新藥,包括兩種藥的組合時,我們給人們真正的機會戰勝這致命疾病並存活下來。在我們項目中接受 bedaquiline 和 delamanid 組合治療的18位病人中,將近90%的人在治療6個月後,痰培養對病菌測試呈陰性反應,這是治療最終會取得成功的早期跡象。」
 
休斯醫生續說:「增加 bedaquiline 和 delamanid 的可及性方面進展極為緩慢——目前只有1%可受益於 delamanid 的病人,在南非得到這種藥物,且大部分來自同一個地區,其他地方的人還需要再等多久?」
 
Bedaquiline 和 delamanid 已經獲得世衛批准,加入針對嚴重耐藥結核病的療程。與此同時,無國界醫生和其他機構都為獲得這些新藥而奮鬥。這兩種分別由強生公司和大塚製藥生產的藥物,出於各種原因令可及性受限,當中包括藥廠在很多結核病高負擔國家未有為該藥物註冊。
 
契克萬哈醫生說:「我們面對的首個主要問題是,藥廠還沒有在最受結核病影響的一些國家,為這些重要的新藥註冊,另一個主要問題是高昂的價格。強生和大塚——特別是生產 delamanid 的大塚——他們必須立即加快在結核病高負擔國家為新藥註冊,並將藥物價格定在可負擔的水平。」
 
各國也需要在新藥完成註冊前通過允許進口來增加新藥的可及性。
 
契克萬哈醫生說:「各國政府必須竭盡所能挽救其國民的生命,各國都有責任自主選擇使用獲得推薦的工具,包括 bedaquiline 和 delamanid 來治療耐藥結核感染者,特別是那些已經沒有其他治療選擇的病人。」
 
17歲的庫斯(Sinethemba Kuse)是開普敦附近小鎮卡雅利沙的居民。庫斯說:「我很幸運,因為我是南非首批獲得 delamanid 的病人。我已經接受治療14個月了,我狀況很好,幾乎沒有副作用。我想很多人都應該獲得這種治療,因為這種治療有效果。很多沒有機會獲得這些藥物的病人在受苦——他們當中很多人死去了——所以我建議政府購買這些藥物,以便人們獲得重生的機會。」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