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應伊拉克戰事造成龐大醫療需要,無國界醫生於今年2月16日在摩蘇爾南面一條村落,新開了一間創傷醫院,至今已接收了超過1,296名病人,當中近半是婦女(261人)和15歲以下的兒童(395人)。惠托爾(Jonathan Whittall)早前到這間醫院參與救援項目約三星期,以下是他講述他的伊拉克同事和國際救援人員團隊的工作情況及所見所聞。
 
在醫院的每一天,一般是怎麼樣?
 
在這間醫院所經歷的每一天,都是不一般的,因為每天我們都目睹了這場戰爭所造成的最嚴重的傷者,病人近乎持續不斷地被送進來,而每一個病人都有著可怕的故事︰有一家全部喪生,只剩一人生還;有父子因空襲而被困在瓦礫下多日後,才能到醫院來求醫;有年幼男孩被送來時頭部中槍;有另一男孩父親說兒子被狙擊手射中,在家中治理多日後才被能送到醫院,但已癱瘓;有嬰兒中槍被送來;有21歲大、嚴重營養不良男子因遭人用步槍槍托擊中頭部,造成大個傷口,而要用擔架抬進醫院來;有男人在爆炸中為保護自己的孩子而受傷,被送抵醫院時已不治。這每一個故事,都有數百個相類似的故事在發生,且同樣可怕。
 
你們在醫院治理的,是甚麼病人?
 
我們醫院治理的都是最嚴重的傷病者,我們稱為「紅色個案」,即是需要即時急救或緊急手術,以保病人性命。我們兩間手術室都經常忙於處理這些手術,病人接受手術後會被盡快轉送到其他醫院作進一步治理,以便我們在這裡能騰出空間,準備應付其他「紅色個案」或下一輪的大批傷病者被送來。
 
無國界醫生的團隊於過去兩個月,在摩蘇爾一帶已接收了超過二千名病人,大部分都是因戰事引致的相關創傷。單是我在摩蘇爾南部工作的這間醫院,已接收了超過1,296名病人。
 
你們處理的哪一類型的傷患?
 
總之你能想像得到的戰爭傷勢都有︰多處槍傷、爆炸炸傷、嚴重燒傷。我們盡最大努力應付這場人們被困於密集城市之戰所帶來的醫療後果,每一個人都活在危險當下。除了他們肉體上的傷勢,每個來到醫院的病人,其狀況都令人極度難堪,很多人被圍困了多個月,多日沒有進食,而且都感到懼怕、困惑。不少人都冒著雨水,於黑夜中徒步越過戰線,來到醫院時都赤著腳和滿身泥濘,除了身上的衣服,便一無所有。
 
我們的醫生、外科醫生也治理很多因戰爭帶來的後遺症。幾個月前,我們身處的城鎮位處戰線之中,今天它則是數以千計從摩蘇爾西部逃難出來的平民的接收點。有一個晚上,我們接收了幾個傷者,都是因難民營附近一個地雷引爆所造成的。又有一個早上,一個四歲小孩因以為一個未爆炸彈是玩具而遭炸傷雙手。
 
病人是如何來到醫院的?
 
病人們都要克服重重障礙才能得到醫療護理。我們接收的傷病者大多是由接近戰線的醫療站轉送過來,都是「幸運」的一群。以我在醫院所見,似乎大部分病人都是當戰線移至他們居住地區時,在戰火之中受傷的,很多傷者是在逃命時受傷。我們便見過病人疑被狙擊手擊中後腦,也有病人在空襲中受傷。
 
那些在伊斯蘭國控制範圍內因空襲而受傷的人,似乎都需花上多日才能去到摩蘇爾南部得到醫療。按我們理解,人們都待戰線轉移了,才能逃離往別處求醫。對於有消息指大批人民仍被困於摩蘇爾西部,無法離開求醫,我們都十分擔心。過去數日,醫院是我們開展救援以來最平靜的幾日,但我們不認為摩蘇爾西部戰事已停止。這是不祥的沈靜。空襲繼續,但病人無法前來求醫。
 
這對你的團隊有何影響?
 
在這間醫院內工作的團隊成員,都是來自不同國家和伊拉克不同地區。我們有醫護人員是來自摩蘇爾,但已不能在他們本來隸屬的醫院工作,我們也有國際救援人員是曾經到不同戰區工作,並有超過十年的創傷手術經驗,以及有一支包括看更、翻譯員和後勤人員的非醫療隊伍,確保醫院運作暢順。對於來自摩蘇爾的成員來說,看到當地遭戰事蹂躪的境況,以及當地社群的苦況,很是難受。其他來自我們位處的城鎮的成員,其實也是數月前戰事在該鎮止息後,才逐步重拾生活過來,我們醫院的四周,盡是被毀爛的家園。每個人都在這場戰爭中喪失了親友。不過,這間醫院的團隊士氣,是我所見過最高的。每個人都日以繼夜地工作,常常值班,能隨時作出調整應變,並找出解決方法,讓我們能搶救更多生命。對於我們在這裡的工作,我們都深感自豪。
 
標籤 (Tags)

回應 (1)

  • anon

    I have always been followed about Medecins Sans Frontiers . You are really brave and strong. Cheer up.

    五月 14, 2017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