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趟舊凡加克(Old Fangak)旅程,除了完成了改建手術室及醫治了大批傷者外,最大收穫是結識了傳奇人物 Dr Jill。
 
抵步當日,跟 Dr Jill 在醫院碰過面。她個子小小,長得十分和藹,臉上佈滿流露歲月痕跡的皺紋,蓬頭垢面。頭上的銀髮,束上一對孖辮子。穿上樸素且殘舊的襯衫和長裙,衫袋裡裝滿了用以應診的工具。
 
經同事介紹下,才驚覺面前這位醫生,是一位巨人!
 
Dr Jill 是位來自美國阿拉斯加的內科醫生,專攻傳染病學。早於八十年代,她便隨無國界醫生到非洲多個國家行醫。其後由於局勢動盪,無國界醫生撤離了蘇丹的項目。然而,Dr Jill 選擇再回來,設立自己的診所以繼續為當地人提供治療,其後更創立了慈善組織 'Sudan Medical Relief'。
 
自此,Dr Jill 每年的大部分時間皆留守在南蘇丹的Old Fangak,醫治這裡缺乏援助的病人。年中的其餘幾個月,她會回到阿拉斯加工作,把賺取的薪金都用到南蘇丹的病人身上。至今已經近三十年了!對,是三十年!
 
這個極度荒蕪的地方,沒有供電,沒有自來水,沒有電訊網絡,住的是泥茅屋,上的是茅廁,周圍佈滿蚊蟲跳蚤,雨季更有鱷魚、毒蛇、蠍子的足跡。於我來說,莫說是三十年,即使三十個月我想我也支撐不了。尤其是蚊叮蟲咬,短短幾天我已被叮得體無完膚,晚上更是痕癢得難以入睡。三十年,是多麼震撼的年期!
 
就 Dr Jill 我作了一些資料搜集。她畢業於美國華盛頓大學醫學院,專長於醫治黑熱病(Kala-Azar)及結核病(Tuberculosis)。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她於1989-1997年間,花八年時間對抗黑熱病的戰役。她曾獲獎無數,更被時代雜誌(Time Magazine) 於1997年選為其中一位「醫學界英雄」(Heroes of Medicine)!
 
在 Old Fangak 當地,Dr Jill 的診所跟無國界醫生的醫院有著緊密的合作關係。我們基本上無分彼此,有重大事故如大量戰爭傷者時更會一起提供治療。她在社區除了提供糧食援助外,又花了很多工夫在區內設立免費的無線上網服務,鼓勵村民接觸世界。
 
越是了解,對她越是尊敬。
 
對於我們這隊外科手術小組的蒞臨,她亦感到十分興奮。急不及待的帶來幾位患有外科問題的病人,希望我們可以提供協助。
 
其中一位十四歲的女孩,數月前從樹上掉下來,左手前臂嚴重骨折,當時接受了無可奈何的選擇,被人用工具剪把前臂截肢。事後傷口嚴重感染,細菌更有入侵骨骼的跡象。可是區内缺乏外科手術設施,一直以來他們只能為這小女孩注射抗生素,以延遲細菌感染的惡化。我替她檢查過後,確認必須替她進行肩關節脫節手術(Shoulder disarticulation),即是於她肩膊位置進行斷臂,以阻止感染惡化。這項手術於我們簡陋的手術室來說,毫不簡單,加上斷臂後帶來的心靈創傷,起初我還以為病人家屬需要長時間的考慮。誰知,他們竟一口答應了,而其中主因,莫過於他們對 Dr Jill 的信任。
 
另外一位四歲男童,他曾患上血吸蟲病(Schistosomiasis)。當地常見病因乃於尼羅河游泳,病原寄生蟲經皮膚鑽入人體,部分寄居於膀胱,引致尿道問題。他雖曾接受過寄生蟲的藥物治療,但寄生蟲經已引發了膀胱結石的情況。除了經常誘發尿道炎,每次小便他都痛苦得很。由於結石已經增長至他整個膀胱的大小,所以手術治療是唯一的解決方法。同樣地,家人毫不考慮般便答應了。我清楚感受到,當地人大概視 Dr Jill 為自己的家人,對她百分百的信任。而我也不負所望的把手術都順利的完成了。事後 Dr Jill 高興得好像是自己得救似的! 
 
此後,有空閒的時間,我跟 Dr Jill 都會進行交流,會為她的病人提供外科意見。跟她一起巡房,見到林林總總的傳染病患,黑熱病、結核病、愛滋病等,增進了不少知識。最難得的是,見識到這位大眾的家庭醫生,對待每位病人的態度,真的有如自己的家人。即使是患有傳染病的病人,她都一視同仁。一路上走著,碰見的每一位村民,都如同自己的親戚朋友般,對他們每人的背景病歷更是瞭如指掌。
 
她跟我說:「在這裡待得越久,我便越難離開!」是的,很難想像有朝一日,這個地方失去了她,又會是什麼光景!
 
Dr Jill Seaman,至今於我人生中最為敬重的醫生,也從此成為了我的榜樣!雖然我大概沒有能力和勇氣,離開家園到戰區工作三十年,但與她相處的短短時光,將會成為我人生中不斷鞭策自己的動力!
 
分類: 

回應 (1)

  • anon

    Dr Chan 世界上有像dr jill 及你{們這些無國界医生,為戰亂地方所附出的種種,實在令人內心動容及尊敬! 陳医生加油!!

    五月 27, 2017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