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在危急和災難的前線救援工作廣為人熟識,然而,我們實際仍有大量的救援項目是致力解決被忽略的危機及緩解身處困境的人們不為人知的困苦,其中一個項目便是診治耐藥結核病。
 
Marta Askalyan,51歲,患有廣泛耐藥結核病(XDR-TB)。在過去的30個月內,她花了16個月在醫院接受治療。她來埃里溫(Yerevan)尋找有效的治療方法之前曾在俄羅斯接受治療。在2013年5月,她開始了新的治療,包括服用bedaquiline藥物。無國界醫生的Hakob Atshemyan醫生-定期來探訪她,密切跟進可能出現的副作用。 © Andrea Bussotti/MSF
 
每年全球有近900萬人確診患上結核病(TB)。結核病是一種影響肺部的疾病,導致長期咳嗽、痰中帶血、嚴重消瘦及胸痛氣促等症狀。雖然治療過程漫長,但結核病是可以治癒的。反觀治療耐藥結核病(DR-TB)(即一線結核病藥物已証無效),,則複雜很多。診斷耐藥結核病是困難的,而標準的療程非常艱辛。治療期不單長達兩年之久,而且藥物價錢更昂貴,並會導致不良的副作用。
 
縱然情況未如理想,快速及準確地診斷和治療耐藥結核病仍是非常重要,因為病毒很容易透過飛沫傳播,是一個未被重視但卻威脅著全球的健康危機。
 
面對眼前在全球急劇蔓延的疫情及患有致命結核病的病人得不到有效的治療,無國界醫生早在27年前已開展結核病治療項目。至今,無國界醫生在全球超過39個國家提供結核病的診斷、治療和護理,現時亦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大型的非政府耐藥結核病護理提供者。
 
阿韋季相(Vardan Avetisyan),60歲,患有耐多藥結核病(MDR-TB)。他8年前被確診患有結核病。在2013年,他接受了手術切除左邊肺部。目前,他每日需要服用13粒藥丸。 © Andrea Bussotti/MSF
 
創建集團是無國界醫生在全球醫療人道救援工作的長期合作夥伴,致力與無國界醫生的前線人員一同對抗這威脅全球的疾病。
 
我們意識到每年數以百萬計的人罹患結核病,而很多病人得不到他們所需的護理。其中許多病人生活在貧困、孤立的社區,被排拒在正規的公共醫療服務之外。無國界醫生正是試圖接觸這些人,以確保他們能夠得到適時及有效的診斷和治療。這就是兩年來,我們成為無國界醫生的合作夥伴,支持他們提供耐藥結核病服務的原因。」
- 李松德,創建集團常務董事
 
 
治療耐藥結核病過程複雜,每天服用多達24粒藥丸會使病人感到噁心及無法進食。如處方劑量錯誤或藥物品質欠佳,病菌抗藥的情況就更為嚴重。由於身體虛弱和疾病的高傳染性,患病兒童需被迫停學。就算是診斷也很困難——測試該疾病的最常見方法是在顯微鏡下檢測患者的痰,但這種方法的準確性不是最高,而且不足以識別病菌是否耐藥。另一個更準確的方法是將樣本送到實驗室進行測試,可是需時約3個月,這反而往往延誤了患者接受治療的黃金時期。
 
近年,醫學技術已經發展到可以快速和非常準確地診斷結核病(在數小時內得知結果),並且操作簡單得能在村鎮診所使用。無國界醫生已經在全球數十個項目地區採用了這個新技術,遺憾的是成本仍然十分高。
 
幸得創建集團的支持,無國界醫生得以繼續在印度、塔吉克斯坦和津巴布韋等國家提供治療耐藥結核病的項目,包括:
 
I 準確測試和診斷耐藥結核病
II 提供治療耐藥結核病的藥物和療程
III 為面對艱辛療程和社區歧視的病人提供支援和心理社交護理
IV 倡議研發更有效的結核病藥物,以及讓全球有需要的人獲得所需藥物
 
「無國界醫生是一個獨立的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我們認同及高度讚賞其『只會基於人們的需要提供援助,不受種族、宗教、性別或政治因素左右』的使命。同時我們知道無國界醫生的項目遍佈全球約65個國家,因此,我們對無國界醫生的能力和經驗非常有信心,並相信無國界醫生會以最迅速、有效和忠實的方式,運用我們的捐款向有需要的人提供援助。」
- 李松德,創建集團常務董事

 

西索爾(Priscilla Sithole,右一)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她被診斷患有耐多藥結核病。她的病情和隨後漫長的治療使她無法上學長達一年多。她在津巴布韋的布黑拉(Buhera)接受無國界醫生的耐多藥結核病治療,並在2012年痊癒,能夠再次回到校園。 © Julie Remy/MSF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