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亞:逃了逃不了
 
西非國家尼日利亞東北部的博爾諾州,不單是過去幾年來,武裝組織「博科聖地」與政府軍之間衝突的主戰場,更正處於糧食嚴重不足1。無國界醫生救援隊每天仍目睹人們因戰火而流離失所,身處難民營的人則因軍管或武裝組織限制而困於營內,基本飲食醫療只能依靠外來援助。然而,礙於局勢不安全,博爾諾州很多地區仍是救援組織無法前往,那些地區情況如何,更叫人憂心。
 
 
巴馬(Bama)曾經是博爾諾州其中一個最多人的城鎮,在尼日利亞軍方與博科聖地持續衝突下,市面如今杳無人煙,但就有1.1萬人於一間醫院的營地內,用廢棄房屋的鐵片來搭建帳篷棲身,當中大多數是婦孺。營地由軍方管制,人們一切所需,包括糧食,都只能依靠外來援助。無國界醫生於去年6月首次獲准到當地評估醫療需要,為超過800名小孩進行快速營養不良篩檢之後,發現19%患有嚴重急性營養不良,並在近營地的墓園,點算到1,233座墳墓是於過去一年挖掘,其中多達480座是兒童的墓地。無國界醫生當時在尼日利亞的項目總管哈特姆(Ghada Hatim)直言︰「巴馬幾乎與外隔絕。我們被告知那裡的人被活活餓死,包括兒童。」
 
博爾諾州東面的恩加拉(Ngala)營地住有約6.5萬人,急需糧食、食水和醫療護理。© Sylvain Cherkaoui/COSMOS
 
小孩不見了
 
其實,整體糧食不足問題遍及整個博爾諾州。無國界醫生於去年7至9月,在州內四個地點進行的流行病死亡率調查,便發現死亡率一度超出警戒線,五歲以下兒童情況尤甚,營養不良比率亦超高。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去年11月考察過博爾諾州其中三個地點時,留意到一個不尋常情況︰一般流離失所者營地總會見到很多幼童,但在博爾諾州她所到過的門診部、住院部、營養不良治療中心,卻幾乎不見五歲以下兒童的蹤影,不禁疑惑「孩子到哪裡去?」她在當地的所見所聞的,都是因衝突而流離失所,沒有足夠糧食,幼童因營養不良加上感染其他疾病而死去的故事。
 
過去數月,在無國界醫生能夠前往的多個地點,都展開了醫療及營養不良治療,甚至分發糧食。巴馬與博爾諾州一些援助能及的地方一樣,都因有更多救援組織到來,加上雨季結束,令糧食不足、瘧疾、腹瀉等情況有所改善。
 
不過,無國界醫生在多個營地看見,每天仍有新的流離失所者到來,尋求棲身之地,意味著仍有地區爆發衝突。但逃離了戰火下的家園,並不代表生活變得安穩。
 
博爾諾州恩加拉營地欠缺食水,人們每天大清早便湧到水站輪候食水。© Sylvain Cherkaoui/COSMOS
 
博爾諾州西南部城鎮果扎(Gwoza)和普爾卡(Pulka)都處於軍管,人們不能離開,逃難者則繼續前來避難。今年初曾到果扎和普爾卡的醫療總監聖索弗爾(Jean François Saint-Sauveury)指,逃難者都身無財物,境況堪虞,但當地根本無法耕作,若要離開城鎮去收集柴枝去賣或生火煮食,亦會太危險,故只能依靠外來援助維生。他說︰「普爾卡試過一日內就有500人到來,主要是老人及婦孺。營地只有一些帳篷,並沒有廁所或水源,所以流離失所者根本不會住在那裡。數以百計的人唯有一直住在無國界醫生的健康中心附近達數星期。」
 
在博爾諾州,流離失所者都靠執拾柴枝來生火煮食,或轉售謀生。© Ikram N'gadi
 
看不見的又如何?
 
目前,無國界醫生在博爾諾州六個城鎮運作10間醫療設施,並派出流動醫療隊定期前往另外六個城鎮,提供醫療援助。
 
無國界醫生去年7至9月在博爾諾州多個城鎮篩查患上營養不良兒童,並及時向他們提供治療。©Ikram N'gadi
 
然而,無國界醫生能前往的地方只是一小部分。聖索弗爾解釋︰「基於安全理由,組織仍無法進入博爾諾州許多地方,故無法知道當地情況。」他能夠肯定的是,整個博爾諾州的醫療系統已因衝突而嚴重受損2,初級醫療護理無法正常運作,醫院擠滿病人,急症、外科、輸液、精神健康等都不足,而在部分地點,無國界醫生是唯一提供援助的醫療組織。
 
無國界醫生促請尼日利亞政府及其他援助組織,確保整個博爾諾州都得到糧食派發和免費醫療護理,並不要強行調遷流離失所者到欠缺安全和援助的地區,應讓人們選擇安全棲身地及何時重返家園。
 
無國界醫生去年罕有地在邁杜古里進行糧食分發,以填補當地援助不足的缺口。©Aurelie Baumel/MSF
 
知多點
 
博爾諾州危機背景
 
2009年,博科聖地組織攻擊博爾諾州,揭開這場衝突的序幕,及至2014年,已掌控了博爾諾州大部分地區,導致大批人民流離失所。2015年,尼日利亞新總統上場,揚言奪回被佔範圍的控制權。自此,尼日利亞軍事行動升級,在整個博爾諾州向博科聖地展開攻勢,包括進行空襲,造成更大規模的人們流離失所,尤其湧往首府邁杜古里(Maiduguri),令該市人口至今增至近200萬人,約一半為流離失所者。衝突更沿著尼日利亞的邊境蔓延至鄰國喀麥隆、尼日爾及乍得。根據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辦公室,四國因戰事而流離失所的人多達230萬,近八成來自尼日利亞東北部。

 

逃難者︰帶著孩子就走
 
「一年前,我們本來住在巴馬一條村落,生活舒適,擁有一切所需,可以耕作。但在這裡,我們沒有土地。
 
村落遭到襲擊,我們唯有離開。我們在夜裡逃亡,匆忙得甚麼也沒有帶,帶著孩子就走。我們徒步了4日,來到邁杜古里。我們知道有武裝分子在附近巡邏,所以每當聽到有電單車或車輛駛近,便要躲藏起來,直至車聲遠去。
 

左二的莫杜是一名棲身邁杜古里營地的國內流離失所者。© Malik Samuel/MSF
 
對孩子來說,很是艱難。兩個病倒了,仍未好過來。他們發燒、咳嗽,並精神緊張。我們來到這裡,有甚麼就吃甚麼。大部分時間我們只一日吃一餐,餓著肚子去睡。我們接收了無國界醫生的派糧兩次,其餘時間都靠住在邁杜古里的親戚支持。他們給我們食物不是因他們有很多,而是他們都身同感受。
 
夜裡都很難入睡。我們九個人擠在一個帳棚,空間不多。我們有些人要露宿。我們希望有毛毯、帳篷、食物,和可以返回家園。我們希望外界知道我們的境況。這裡生活很艱苦,我們沒有水、糧食,或清潔劑去洗孩子的衣服。在家裡,他們本可上學,有遊樂場。我知道我們的屋和村裡其他的屋一樣,已被燒毀,但只要和平,我們仍然想回去。」
 
──莫杜(Maira Modu),30歲,有六名子女,在邁杜古里一個流離失所者營地棲身。
 
 
 
 
 
 
2據博爾諾州衛生部指,州內四成醫療設施於衝突中被完全摧毀︰http://www.who.int/health-cluster/news-and-events/news/Borno-Health-Sector-Bulletin-Issue3.pdf?ua=1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