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近那麼遠」──在海地太子港救死扶傷

古人有云,一日之計在於晨,而我在海地的救援工作常常天未亮已經開始。

這天凌晨四時,在無國界醫生位於海地太子港的創傷外科中心的急症室,我們接收了一名多處槍傷的男子,傷處包括右胸腔及右肘窩,另有一處子彈由右邊大腿內側進入通往陰囊射出。入院時,他神智清醒,血壓正常,呼吸率和心跳率卻升高。經過X光片和超音波等多個檢查,我們初步排除傷者腹部有創傷,給他營養液後送他入手術室,為傷者的多處傷口進行縫合、並在腹腔放下紗布,藉此對傷處施壓,從而達到止血的效果。

手術過後,我才知道他受傷時間為前天早上十一時,而肇事地點——太子港市中心,距離我們的創傷外科中心只有三十分鐘車程。為什麼相隔那麼久才來求醫?

不在海地的人大概難以想像,在太子港發生槍擊案是家常便飯,當地人外出都會帶一支槍也是常識,還有大大小小的黨派在太子港「行走覓食」 。傷者延誤求醫,有可能是因為他不能召喚救護車,以免在日間被當地警方追捕,也有可能是難以找到車輛送他入院。但我們救援隊唯一肯定的是,無國界醫生在救治病人時不會因他們的黨派、種族、宗教和政治立場而區別對待,任何人只要在進入醫院前放下武器,便只有一個身分,就是病人,他們都應該得到救治。

我們的創傷外科中心就在市中心,無奈有時因為當地種種原因,或者病人的意願,導致治療延誤。這個傷者算是幸運,子彈並未傷及主要的內臟和內腸,否則他可能早已返魂乏術。

又一個凌晨,一位四十多歲的傷者被送來急症室,她的右下肢脛骨外露,左下肢脛骨將近插出來。傷者不說話,而陪她進院的媽媽只說她的女兒名叫SS,有精神問題,她也不知道女兒在凌晨怎樣發生意外。幸運的是,SS重要的血管及神經線未有受傷,其他重要器官和系統檢查大致正常。做了清創手術加外在枝架固定術 後,SS被送入復蘇房觀察,繼而轉到普通病房。

究竟SS怎樣受傷?從脛骨的受傷程度看,SS可能是從高處跳下、或在斜坡跌落,或者交通意外——海地鮮有交通燈,幾乎無人遵守交通法例,電單車意外頻繁發生。SS往後亦有機會重蹈覆轍,她媽媽已經年老,想必金錢和照料的負擔壓力亦不少。

中國人強調成事要具備三要素——天時、地利、人和都不可少,這個概念也適用於醫療救援,我願能做好自己可以做好的一切。

在海地太子港,來自香港的骨科醫生唐穎思的救援工作時常從淩晨開始。

©Jennifer Tong/MSF

為了方便當地居民就診,無國界醫生的創傷外科項目就在市中心。

©Jennifer Tong/MSF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