鬧鐘五點響起前,我就醒來,睡眼惺忪地梳洗,穿好衣服,吃過早餐。六點之前,我們已坐進車裡,準備去也門南部海岸巡邏,為那些從索馬里來的索馬里人和埃塞俄比亞人提供援助。我小聲地作了個簡短的禱告,希望獲得力量以應付接下來又一日的艱辛工作。 我們用上四個小時在無國界醫生認為難民很可能登岸的區域上巡邏。眼前盡是一望無際的沙灘,偶而有一、兩叢灌木點綴;美麗的藍天,與波光粼粼的大海相互輝映。但是,如果大海會說話,它訴說的不是美麗,而是難民從索馬里到也門這段可怕旅程的驚與恐。
Reply Share
Reply Share
Reply Share
親愛的朋友們: 烏茲別克的天氣很寒冷。上星期日下雪了,那時我剛好放假,到新彊走了一趟。 我過去整個月都沒有寫信給你們,因為我正忙著籌備Jan的特訓課程。Jan是一位來自荷蘭的精神科醫生,他特地來到烏茲別克,為我們進行為期一星期的特訓。我從Jan身上學到了很多。這個特訓對當地醫療人員相當有幫助,特別是教導他們如何處理恐嚇和破壞性行為。有些醫療人員並沒有進行特訓,我希望在我離開烏茲別克前有機會向他們示範。 當地的醫療人員還要面對一連串的培訓。這可提升他們的技術,豐富有關知識,對日後的工作有莫大幫助,既可減低他們的無助感,又可免於被病人擺佈。當然,他們仍需要大量自己累積的經驗。
Reply Share
在這個計劃中,我正在一所治療多重抗藥性結核病的新醫院工作。醫院是由無國界醫生荷蘭分部及努庫斯衛生部合作建成。病人在這裡可以接受免費治療,家人也可獲得食物資助。 治療多重抗藥性結核病需時兩年。在首六至十八個月,病人需留院接受治療,住院時間會依據藥物的療效和病人對藥物的反應作出調整。當病人的痰中培植不出結核菌,即病人再無傳染性後,就可離開醫院,但仍需繼續接受監察治療。
Reply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