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周一,我搭乘從開普敦飛往德班的航班,從非洲大陸的最南端,來到了印度洋沿岸的誇祖魯納塔爾省。 南非廢除種族隔離後,1994年誇祖魯自由州與納塔爾省合併成為誇祖魯納塔爾省,這個省曾經是祖魯人的傳統定居地,通用語言是與東開普敦省Xhosa通用語語相近的祖魯語。祖魯王國與布林人移民先驅和後來的因果殖民者進行過多次戰爭,並曾擊敗英國軍隊。儘管歷史上1879年英國殖民者最終以武力征服了祖魯人,但是祖魯文化的生命力遠遠大於祖魯軍隊,即使在今天,祖魯人依舊是南非最大的民主,現總統祖瑪便是祖魯人。在誇祖魯納塔爾省,除了傳統的政府長官、議會等正式行政機構,還有各級非正式的傳統部落長老,在他們之上甚至還有一位祖魯國王,兩套並行的政治體系像極了君子立憲制的國家。 我工作的地方在真正的內陸地區,從最近的Eshowe鎮出發,沿途只有翻滾的大片甘蔗種植園和零散的小片森林。在南非,這樣的鄉村醫院難以吸引醫生前來,缺編嚴重,據說這個國家鄉村醫生的缺口高達1.2萬名,許多本應是由醫生進行的工作由職業護士進行。一個小時在土路上的顛簸之後,便是Mbongolwana醫院,我們組織與南非衛生部合作,在多個診所和中心醫院建立了愛滋病和結核病的治療中心。 這裡大量的居民分散居住在村莊裡,有南非最高的愛滋病和耐藥肺結核感染率。在產前檢查門診,大約三分之一的孕婦為愛滋病毒感染者。 從Mbongolwana醫院邊上向遠處望去,我們的醫學主管,意大利的吉尼亞尼醫生指著不遠處的一條河,告訴我:「那就是圖蓋拉河,這條河是祖魯王國與殖民者的分界線。」 從山坡上望去,這條在丘陵中蜿蜒的河看起來並不起眼,「但是,這條河在2005-2006期間再次成為全球新聞的焦點。」 吉尼亞尼醫生接著說,「那一年,在一個名叫圖蓋拉費里(Tugela Ferry)的鎮上爆發了全球第一次泛耐藥結核病大爆發。所以我們現在就處在熱點(Hot point)上。」 在當年的結核病大爆發當中,鎮上53名感染超級結核菌的患者最終有52名死亡,從在痰塗片中找到結核菌,到病人死亡的平均時間只有短短16天,大部分病人之前並沒有感染結核病的歷史。這是人類歷史上有記錄的第一次泛耐藥超級結核菌爆發,病菌的傳染性和致死率讓人驚歎。之後泛耐藥結核菌才被醫學界準確定義,再次之後南非開始統計泛耐藥結核感染病例,五年前的一份報告顯示,到2007年3月,314名確診感染的病人,其中215例最終死亡。 我們項目的名稱是「力挽發病曲線」(Bending the Curve),希望通過一系列創新性的工作,包括先進儀器、最新藥物和更加積極的治療策略,降低這個地區愛滋病和結核的新發病率。
分類: 

回應 (1)

  • anon

    哇,等了好久终于盼到新的文字。最近一直在准备考试之余重温美剧Doctor House,权当放松。很多情节,很多温暖,很多关于人性的思考。有趣的是这位剧中主人公天才医生怪咖房子大叔也会提到无国界医生种种。"力挽发病曲线"一切如愿。

    12 月 15, 2012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