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蘇丹期間,儘管實驗檢查條件極其缺乏,但是利用各種快速檢查和體格檢查,有時候也可能得到正確的診斷。一個浮腫的兒童一度被診斷為營養缺乏,但是經過加強餵食治療沒有反應,我發現其實是腎病綜合徵,經過糖皮質激素治療後很快消腫了。還有腰痛的患者,最終診斷是尿路結石。許多本來只在書本上見到過的內容,這裡有大量活生生的實例。從狂犬病腦炎、慢性骨髓炎、肺結核大咯血,到疑似內臟利什曼原蟲,還有疑似幾內亞蟲慢性潰瘍、疑似病毒性出血熱。我剛離開不久,就聽說離多羅難民營不遠的巴提難民營,又爆發了戊型病毒性肝炎。這裡廣泛的疾病譜實在令我受益匪淺。 在這裡的幾個月,我遇到了一群幾乎無法解釋的病人。他們主要是女性,每次來的時候症狀都不一樣,有時候是頭痛,有時候是腹痛,有時候疼痛在腰背,有時是四肢。在經過體格檢查和常見病排查後也找不到原因,所有的可以進行的化驗都是正常。她們往往能夠得到一些止疼藥回家,但是不久以後又會出現在門診的候診室當中。這種病人的診斷最終只能是「廣泛性身體疼痛」(Genelized Body Pain),就像內科常見的「不明原因發熱」(Fever of Unknown Origin)一樣讓人一籌莫展。 還有一群更為奇怪的病人,她們全部是女性,而且只在晚上出現。她們被當地人稱為中邪,病人的表現確實像中邪一樣。來的時候都是被綁在床上,由五六個人抬來送來。和之前的病人一樣所有的檢查都一切正常,體格檢查也沒有異樣。翻看眼皮可以看到病人的眼球拼命躲閃燈光,一旦解除束縛,立即掙扎著要逃跑,力量異常巨大,即使幾個強裝的男人也難以制伏。 對這種病人開始我習慣性的使用鎮定劑讓病人平靜下來,但是後來我發現安慰劑可以起到同樣的效果,只要一針注射用水肌注,病人就會陷入沉睡,第二天早上就可以恢復正常回家。於是我懷疑這些病人應該是有精神方面的問題。 所幸團隊當中有一位德國心理學家,在進行了病例討論後,她認為這些人很可能就是心理疾病軀體化的表現。她帶領她的團隊對這些病人進行了一對一的心理輔導和小組治療。結果發現這些婦女許多都有心理問題,她們因為戰亂被迫離開家鄉,許多人與自己的孩子失散,在難民營的生活極端拮據拮据,幾乎是朝不保夕,因為身份的限制,也沒有辦法正常工作,甚至有幾個婦女在難民營裡遭受了強暴和家庭暴力,因此心情極度苦悶,也沒有地方發洩,久而久之就會出現心理問題。 這些病人在接受治療以後有了很大的好轉,再也不經常出現在一般門診當中,很大程度上減輕了門診的負擔,也讓真正需要醫療服務的病人減少了等待時間。俗話說:「心病還須用心醫」,我很慶幸我們的團隊裡有專業的心理醫生。
分類: 

回應 (1)

  • anon

    Hi 吉芳, 我刚刚看到你的这些文章,改天再好好看看。你太了不起了!祝你和你的小组一切顺利! 勤

    1 月 16, 2013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