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瑋,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項目中國顧問 2018年6月19日,無國界醫生向中國國家智慧財產權局專利複審委員會提交了專利無效請求,認為丙肝藥物維帕他韋(Velpatasvir)的化合物專利為已知技術,不符合中國專利法授予專利的條件,請求宣告無效,以允許本土生產和進口其仿製藥,讓更多丙肝患者能夠獲得可負擔的治療。 1.
耶甘(Arunn Jegan)是一名澳洲籍的項目統籌,他剛剛完成第二次的任務,從也門塔伊茲回來。 無意義的暴力、沒有法律的環境、厭倦衝突但堅強的人們,混亂的國家:以上都是到達也門之前的內心感受。但塔伊茲卻是希望及和平的最後堡壘。城內的市民都說:「如果塔伊茲失守,我們的未來也會失守。」 塔伊茲是也門的第三大城市,被戰爭前線分隔。也門人每天暴露在暴力的環境當中,日夜間連續不斷,刺耳的炮轟聲和槍聲已成常態。
伍有德醫生是來自香港的急症室醫生。他在2017年6月展開他首個無國界醫生救援任務,前往摩蘇爾以南的城鎮哈曼阿里爾(Hammam Al Alil),應對來自摩蘇爾的流離失所人口龐大的醫療需要,包括對創傷後外科護理的需求。同年12月,他再次跟隨無國界醫生到敘利亞北部的塔勒艾卜耶德進行救援任務。 「TA ER MD」這是他們貼在我手機上的標籤,象徵著我是負責塔勒艾卜耶德急症室的急症科醫生。不論好壞,這代表我負責這間急症室所有病人的第一線治療。
維馬爾,無國界醫生搜救船「Aquarius」號上的項目統籌 「我們目前正位於馬耳及西西里島海岸之間的國際水域。船上有629人,當中11個是兒童,123個是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還有超過80名婦女和七名孕婦。這艘船上擠滿了人,而且已經超載了。獲救的人身體狀況非常虛弱,大多都筋疲力竭,他們已經在海上待了超過48小時。」 他們的醫療狀況目前還算穩定,但假如沒有進一步醫療護理,有些病人的狀況可能會惡化。
 無國界醫生拉卡診所的醫療事務經理
陳健華醫生外科醫生 十八年後重回敘利亞領土,感觸實在良多。 公元二千年,我還只是個醫學院一年級生。於學期結束後,花了近兩個月當過不同的暑假工。日間分別當上速遞送貨員及跟車倉務員,晚上替中學生補習應付香港中學會考和香港高級程度會考。好不容易賺到了些盤川,隨意的買了張特價機票,數天後便膽粗粗的背上個背囊,花了近兩個月由土耳其經敘利亞、以色列、約旦,一直流浪到埃及。
當知道我第一個參與救援任務的地方是阿富汗,要由一個全無戰亂、非常安穩的城巿,前往一個戰亂國家,難免有點心驚膽跳。我的前線職位是人力資源經理,主要是到位於阿富汗不同省份的四個無國界醫生救援項目,支援當地負責人力資源管理的同事。 為期六個月的阿富汗救援任務裡,我了解到無國界醫生為確保工作人員的安全, 規定國際救援人員們不能擅自外出,每次離開辦公室都必須得到多重批准。而所謂的外出雖然只是到車程只有五分鐘的超級市場補充糧食,但已成為大家每週最開心的時間。
諾蘭(Kate Nolan),無國界醫生孟加拉緊急項目統籌 自2017年8月25日開始,孟加拉接收近70萬名羅興亞難民。早前已有數以萬計的羅興亞人為逃避緊張局勢和暴力,由鄰近的緬甸若開邦進入孟加拉。我認為最令人震驚的是其規模,越境的人口在短短半年間急速上升。而事實上,羅興亞人仍持續進入孟加拉。 現時越境進入的人數並不如危機剛爆發時般多,但我們每週仍見到有數百人跨越納夫河(Naf River)進入孟加拉。
今年8月起,接近60萬名來自緬甸的羅興亞難民越過邊境到孟加拉,以逃離暴力。克羅斯醫生(Dr. Ian Cross)在這段時間於無國界醫生的診所治理難民。他遇上了一個很特別的病人。 在孟加拉的科克斯巴扎爾區(Cox’s Bazar)無國界醫生位於庫圖巴朗(Kutupalong)的醫療設施內,一個瘦削的10歲女孩正躺在陰暗房間內的一張病床上,她的情況顯然並不大好。在緬甸若開邦的衝突近日升級後,女孩隨家人在11日前逃難越境。她因為脊柱肌肉疼痛抽搐而拱起背部、咬緊牙關,且四肢僵硬,因而需要留醫。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