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周五早晨6點20分,在我還未來得及吃早餐的時候,醫院打電話來通知我過去。一名男孩昨晚與朋友在樹叢中玩耍時遭到槍擊,剛剛被送至我們的醫院。他的頭部、胸膛和腹部被獵槍射中後,立即陷入昏迷狀態。
 
他的顱骨上有3個彈孔,胸膛和腹部分別有4個。由於我們的設施十分簡陋,難以處理頭部的子彈。我們只好迅速趕往手術室,檢查他的胸膛和腹部。他胸口流血不多,但腸道有許多小孔,肝臟還有一處撕裂,腹部內壁上還嵌入一顆子彈。我盡力修復每一個彈孔,並止住了血,但當手術接近尾聲時,男孩的情況突然惡化,復蘇後也沒有任何反應。當然我們明白,這是因為他頭部的傷。儘管我們竭盡全力,卻仍無法挽救這名11歲男孩的生命,而在這個陷入衝突的國家,他只不過是因為在樹叢中玩耍便送了命。
 
之後我要為一名患有傷寒腸穿孔的28歲男子施行手術,這種情況在今天的香港很少見。由於他出現疼痛後7天才來到我們醫院,意味著他腸內的物質已溢入腹部一周,這使他的情況更形惡劣。我的第一次手術先切除了穿孔的部分,但他的情況沒有好轉,因此今天我必須重新切除並縫合。為了安全起見,我不敢縫合腹部,而在香港我們從來不會這樣做。試想,在我們那裡,會不會有病人出現嚴重疼痛後許多天才來到醫院?我希望他的情況會好轉。下周初我就能夠為他縫合腹部。
 
接著來了一名左腿骨折的男子,他的傷是在10天前一次意外造成的,而傷口現在已受感染。在這種情況下,我必須盡力清潔並切除壞死和受感染的組織,從而能盡快縫合傷口,修復骨折部位。
 
當然,在施行重大手術其間,我們也有許多小手術要處理,包括更換包紮敷料、切除膿瘡,以及縫合傷口。直到下午3點半這一切結束,我才想起從早晨醒來我還未曾進食。但這時來了一名男孩,他的小腹和左側陰囊皮膚的傷口嚴重感染。傷口是兩周前受感染的,但今天才被送入醫院。最後我必須切除大量壞死的皮膚,他小腹上留下了一大道缺口,還需要在未來一周才能進行皮膚修復。這是我們經常面對的兩難。如果不切除壞死或受感染的組織,即使病人服用抗生素,感染也會擴散,因此首次手術必須先控制感染,皮膚修復那部分就只好遲點再進行。下午4時半,當我終於離開醫院,5時時回到住所吃今天的第一頓飯時,同事問候我:「盡情享用你的早餐。」
 
正如你從我一天的工作中所見,這場衝突毀壞了現有的醫療設施,對當地人造成了悲劇。有些直接在衝突中被殺害。人們無法獲得適當的醫療護理,或害怕尋求醫療護理。我盼望這一切將會結束,我們的地球會變得更好。但在此之前,我知道無國界醫生仍有許多要做,以幫助那些有需要的人群。
 
分類: 
標籤 (Tags)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