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這裡嘗試栽種希望,但在內戰過後……
 
有時你的醫療隊伍看到奇蹟發生,但心痛的是病人的家屬請你放手。
 
 
 
早產嬰兒來到我們這裡時,只有780克(一般應重逾3公斤)──在餓了10天後竟然奇蹟地、不可思議地活著,儘管她情況極差,命懸一線。她仍在掙扎著呼吸,我們則鼓足幹勁,要給她一個反敗為勝的機會!
 
 
© Kai Cheong
 
這是她在留院5天、接受了在這個國家可行的最好治療的樣子。這裡不像我們的城市,有供這麼小的嬰兒使用的特殊深切治療部用管子、氧氣機或必要藥物。我們奮力用最基本的藥物,以及我們在香港對治療早產新生兒的知識,改善她的情況。感恩地,她對治療的反應很好,體重每天都在增加。
 
在小心地監控和調節體液後,她的身體依然有點腫脹,那是因為我們沒有高規格的輸液泵,但除此之外,她非常健康。
 
醫療護理在這裡不是一個選擇,而是最後一途,而且位處這複雜的社會、政治、經濟、地緣生存鏈當中的最末端。雖然看到情況改善,但這裡的婦女早已學會放棄太虛弱的孩子,因為她們還有另外9個要照顧。她們不懂科學,只能相信信念。事情不一定要這樣發生,她們可以相信想像到和感受到以外的東西,但她們還沒準備好接受這些想法。人們從內戰學到的就是放手,讓活不了的人死去,而自己則要繼續活下去。
 
我們把這個嬰孩穩定了下來,而我確信在我們的照顧下,她的情況可以繼續改善。
 
但即使我們連日來向所有村裡的長輩解釋和輔導,最後還是讓孩子的家人簽了拒絕醫療護理同意書,由他們帶孩子出院。她的母親說:「我要把她帶回家,讓她死去。這實在太花時間了,她不可能生存。」
 
我知道這裡很多還有生存機會的孩子。我已看過無國界醫生和我的隊伍在這裡可以做的事。我們救活了780克的嬰兒,在沒有任何發達國家具備的資源下幫助他成長。我們在這裡是要傳遞一個訊息:這些人和這個社區裡的人,是重要而有尊嚴的。我們在這裡試著排除萬難,讓他們看到生命儘管脆弱,但在正確的支持下,也可以是頑強、善良而寬容的。這些生命是重要的。
 
但當面對抉擇時,有時候的確是人性和人性所圍繞的一切,讓我們失望……無論是作為醫生和護士的我們,還是在這個飢餓邊緣的國家、有那麼多孩子要養活的父母,除了竭盡所能之外,還能做些甚麼呢?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