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哈立德(Abu Khalid)是一位骨科醫生,本來在被圍困的阿勒頗東部(East Aleppo)一間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院擔任院長。他在今年8月21日離開阿勒頗,當時他還以為圍困終可解除。但數日後阿勒頗東部再陷於包圍之中,令他無法回去。目前他在接近土耳其邊境的阿扎茲地區(Azaz district),由無國界醫生運作的薩拉馬醫院(Al Salamah hospital)工作。他講述了阿勒頗東部的情況。
 
阿勒頗東部七月起被圍困,糧食是最主要的問題。阿勒頗本身是一個工業城市,只有很少土地可以耕種,在市郊的農地亦無法提供足夠的食物。人們都倚靠可貯存食品,例如米、豆和薯仔,以及罐頭食品,但罐頭不能提供足夠維他命。圍困正把人推向挨餓。
 
現在轟炸加強,死傷愈來愈多──過去一個星期,阿勒頗東部的醫院平均每日就進行了約100宗外科手術。這個城市遭受破壞的程度難以想像。
 
阿勒頗東部有四間醫院具備治療戰爭傷患的能力,但全市的醫院都面對人手不足的問題。整個阿勒頗東部,僅餘七名擁有專業技術和治理轟炸傷者經驗的外科醫生,而且只有不多於35位醫生。傷者與日俱增,醫院不勝負荷,連前醫科學生都要來協助我們進行手術、應付緊急個案等。他們在這場戰爭中獲取了很好的經驗。
 
醫生們都筋疲力盡。當你想一想正被困於阿勒頗東部的人數,就會知道35名醫生根本不足以應付。傷者接踵而至,很多時候都需要在醫院外等候,對醫生們而言,壓力可想而知。醫生們連睡覺時間也沒有。面對手術室使用情況緊張,他們也被迫押後緊急手術,必須優先處理最為危急及嚴重的個案。
 
整個阿勒頗東部只剩下12張深切治療病床。若果這個城市沒有被圍困,12張深切治療病床可能已經足夠。但現在醫生無法轉介病人到圍困地區以外的地方就醫,他們因此面對最艱難決定:他們被迫從那些生存機會渺茫的病人身上拿走正在使用的呼吸機,好讓其他病人能夠使用,以獲得一線生存機會。
 
阿勒頗東部亦缺乏專科醫護人員,例如是神經外科醫生。這並非唯一欠缺的專科醫生,這只是一個例子說明,局勢如何加劇民眾的苦難:他們明明可以獲救,卻要死去。
 
燃料短缺亦令這個城市陷於癱瘓。在圍困之前,傷者都是以私家車送往醫院,因為救護車應付能力有限,而且當空襲造成幾十人受傷時,救護車根本難以接載所有傷患。今天,救護車需要承擔所有運送工作,傷者都要在街上等候,很多時也在街上死去。這是一場災難。
 
我見過人們身上那些難以形容的傷口──那些在教科書上從沒見過的傷勢。有一天,我們接收了一個年輕女孩,她失去了半邊的身體,但仍能保持清醒並與我們溝通。她覺得很痛,請求我們為她止痛。儘管沒有了盆骨和肢體的人難以生存,我們還是為她進行了手術。我們把她移送到深切治療部,她在數小時後甦醒過來。她在臨終前與家人見了最後一面。一個人在你面前死去,而你無法做甚麼去阻止它。
 
當七月圍困開始時,人們還心存希望,深信會有完結的一天。縱然八月曾經解困,但不到數天便打回原形。今天,我想人們已經筋竭力疲,而轟炸讓疲憊程度加倍。
 
我最希望轟炸會停止。我也希望圍困會完結,讓平民能夠離開,傷者能夠被轉送到市外醫院接受醫療護理,救援物資能運進城中。今天,阿勒頗東部連胰島素也沒有,你或會以為這並非最重要的,但對部分糖尿病患者而言,缺乏胰島素足可致命。如果圍困持續,饑餓將會出現。
 
分類: 

回應 (1)

  • anon

    真心敬佩這些捨身幫助他人的人 也為那些受苦受難的人禱告 但願有一天人們不要再被利與慾驅使著

    10 月 15, 2016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