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也門(台:葉門)的戰事在2015年3月爆發以後,塔伊茲(Taiz)一直是交戰雙方的前線。在塔伊茲持續發生的空襲和戰鬥摧毀了無數家園,拆散許多家庭,奪走無辜性命,令更多平民失去家園,流離失所。我們的救援項目位於塔伊茲的前線附近。因此我們接收和治療了很多從塔伊茲而來、因空襲受傷的病人。
 
2016年9月29日是急症室平常的一天──患上肺炎的小孩不停地哭,罹患高血壓的中年男人所接駁著的儀器發出「嗶嗶」的聲響,數個遇上車禍而受傷的男人痛得叫苦連天。但之後我收到來自無國界醫生在塔伊茲的醫院的來電:那天在塔伊茲的空襲特別猛烈,我們要準備接收更多的傷者。
 
被轉送到來的傷者當中,有一位65歲的婦人,她逛市集時遭空襲所傷,右下腿被炸斷。折斷的骨頭與撕裂的肌肉和筋腱纏繞在一起,以沾滿血的紗布遮掩著。她的足踝與腳掌僅以皮肉連接著。她在送院期間大量失血,血壓跌得很低。我們為她止血,以靜脈輸液、輸血和抗生素穩定她的情況。她明顯需要截肢。當我嘗試找她的親人以便得到同意讓她接受手術時,發現她的丈夫在同一場空襲中喪生。我心裡一沉。
 
緊隨其後,有另一個50歲的家庭主婦被送來。她被空襲爆炸的衝擊波拋起,導致身體多處受傷。她的右臂嚴重骨折,肌肉都外露了。她左邊的肋骨以及左肩胛骨因猛烈撞擊而斷裂。她脆弱的身體上散布著多個大傷口。也許她比較幸運──她的丈夫和年幼的女兒都陪伴在側。當我為她檢查傷勢和討論手術細節時,我著她的女兒到外面等候。她的女兒太年幼、太無辜了。我想,沒有小孩應該看到自己的母親受如此的苦。
 
目睹這些血淋淋的傷口時,著實是可怖不安,但於我而言,最令難以忘懷和叫人傷感的畫面,是病人臉上的表情。他們那雙空洞的眼睛凝望著前方,不帶情感的簡短對答,沒有半點哭聲與激動。他們承受極大的痛楚,但他們不會尖叫,也許只是在痛得沒法承受時哽咽。他們仿佛仍為所發生的深感震驚,情感上尚未知道該怎樣反應過來。作為一個醫生,也許我可以治療他們身上的傷患或救回性命,但我永不能修補他們心靈上的創傷。
 
來自香港的急症室醫生梁屺瞻(Jimmy)於2016年8月至11月期間,到也門伊卜省一間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院,參與他的首個無國界醫生救援任務。
 
分類: 
標籤 (Tags)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