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晚我們接收了約30名死傷者,他們由救護車、農夫車、小巴及小型私家車送到醫院。」
 
克里斯托弗·麥卡利爾剛從也門 (台︰葉門) 第三大城市──塔伊茲的戰線回來。
 
「最近的一輪衝突中,塔伊茲(Taiz)發生了多場激烈戰事,城市內外遭受空襲及持續的砲擊濫炸,砲火更往往落在平民區、住宅以及醫院,大量狙擊手埋伏,多個地區更佈滿地雷,而這更不是唯一的危機,我們面對的還有更多。
 
我當時在無國界醫生位於胡班(Al Houban)的母嬰醫院工作,擔任負責後勤人員一職,我的職責是確保醫院一切運作順利,盡量讓醫護人員能安心地完成他們的任務。在我駐守期間,當地發生了數次大規模傷亡事件,所以我亦設立了一個臨時停屍間,並負責將死者安放於裹屍袋內。 
 
最糟的那一次是11月17日,當時戰線遷移了多達兩公里,城內的戰況急劇升温。晚上7時30分,當時我們在醫院樓上的住宿區,我們聽到報告,指附近一個繁忙的市集發生了爆炸襲擊,而事發時不少人在市集內購物。
 
我們即時嘗試了解炮擊有沒有持續,確定襲擊停止後,我們立即派救護車前往現場,並通知我們的創傷中心和母嬰醫院準備接收大量急症。
 
然後我們就下樓去準備,那天晚上,我們接收了約30人名死傷者,他們由救護車、農夫車、小巴及小型私家車送來醫院 。
 
我們進行病人分流,根據傷者的傷勢嚴重程度,將他們分為綠色,橙色和紅色病症,同時盡可能給予死者尊嚴。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得悉我們其中一位工作人員喪生了,他是我們創傷中心的看守員。他被送到創傷中心時已經死去,這對工作人員的打擊很大, 看著一個同事的屍體被送進來,大家都非常難過。
 
由於戰線急劇遷移,部分員工無法再回到自己的家,唯有睡在醫院,因為他們已無處可去。
 
無國界醫生在塔伊茲戰線兩邊均設有工作,分別在被胡塞武裝組織圍堵的範圍內,支援四家醫院,以及在胡班由胡塞控制的地區上,運作一間創傷中心及一間母嬰醫院。
 
在戰火之下,人民的日常醫療需求往往被忽視。我們主要的服務對象是婦女和兒童,但同時亦為所有在戰爭中受傷的人提供支援。我們在母嬰醫院的團隊每月協助接生約400名嬰兒,以及治療營養不良的兒童。
 
塔伊茲的醫療衛生系統已經慢慢崩潰,很多人投醫無門,而我們就是在塔伊茲少數仍然運作的醫療設施之一。
 
在戰事的高峰期,不論日夜均有炮擊是從醫院附近地區發射出來,同時,亦有空襲是針對這些大砲位處的地點的。作為醫院的工作人員,這實在非常可怕,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你總得如常工作,但在你的心底裡,你還是害怕。你不知道會否有人手持武器來到醫院。你不知道會否受到炮擊或意外被空襲擊中。你在那裡,和也門當地員工以及人民一起,承受著同等的風險。在我而言,其中一件最有力的事情就是︰能夠說一句︰『無論情況如何,我們在這裡與你們一起,我們不會去任何地方。』
 
塔伊茲的民眾對食物、醫療、食水、衛生設施和住所的需求非常龐大。情況雖然很壞,但令我最為震撼的,是我們也門同事的堅毅與承擔。儘管路上滿是狙擊手和炮火,他們依然每天冒著危險前來上班,竭力拯救塔伊茲人民的性命。即使形勢很壞,但人民並非無助,人們依然渴望幫助其他人,這精神在也門仍未熄滅。」
 
分類: 
標籤 (Tags)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