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6年初,我花了幾個月在利物浦讀了熱帶醫學文憑(這是無國界醫生對部分醫生成為前線救援人員的要求之一)。在那段時間裡,我學習到各式各樣我從來沒遇過的寄生蟲和熱帶病感染。當我在也門展開救援任務,這方面的知識隨即在意想不到的情況下,變得非常重要。
 
某天早上,一個昏迷狀態的10歲男孩被送進我們的急診室。他全身僵硬,姿勢異常,對任何疼痛或言語刺激並沒反應。他的父親說他病了幾天,沒什麼胃口,並逐漸失去了知覺。雖然私人醫生曾給他處方了一些抗生素和其他藥物,但並沒有太大改善。在前線項目裡,我們在香港認為理所當然要進行的測試,如電腦斷層掃描(Computer Tomography, CT)或腰椎穿刺,在這裡都無法進行。我們通常依靠臨床診斷和簡單的測試來做決定。這,可能是腦膜炎嗎?
 
於是我在深入查問病人的臨床病歷,問他們從哪裡來。「我們住在塔伊茲的一個鄉郊地區,離醫院約一小時」父親回答。就是這一點資訊,成為了解開疑團的關鍵。因為我們醫院所在的區域,海拔較高,所以瘧疾幾乎是不存在的。但在他們居住的小鎮,海拔和氣候與這裡不同,瘧疾相對普遍。我們立即做了一個簡單的瘧疾快速測試 ──結果是陽性。診斷變得更加明確:這是一個嚴重的腦型瘧疾病例。我們快迅給他靜脈注射青蒿琥酯(一種高效的治療嚴重瘧疾的藥物)及其他支援治療。
 
第二天早上我巡房時,失望地發現他的情況沒有任何改善。他依然躺在床上不省人事,他的父親也因此顯得焦慮和不耐煩。我也感到焦慮,因這是我第一次遇到這樣嚴重的瘧疾病例,但我仍然保持冷靜,並解釋說,這需要時間。我檢視了他的藥物圖表和劑量──一切都沒問題。我預斷他的病情似乎相當嚴峻。
 
第三天,我進入房間時,竟不見了昏迷的男孩。他去哪裡了?哦,他就在那裡,自己坐在房間的角落,和他父親聊天!這就像一個奇蹟──藥物見效,他從昏迷中徹底甦醒過來了!我無法抑制住我的興奮。沒到一個禮拜,他就完全康復被送回家了。他的家人如釋重負,非常感激我將他們的孩子救醒過來。
 
只要在適當的地方使用正確的藥物和簡單的測試,許多生命是可以救回來的。我們的工作可以為病人帶來很大的影響。這是其中一個每當我回想起來,就能夠帶給我微笑的故事。
 
來自香港的急症室醫生梁屺瞻(Jimmy)於2016年8月至11月期間,到也門伊卜省一間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院,參與他的首個無國界醫生救援任務。
 
分類: 
標籤 (Tags)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