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人道救援工作者,心情總是矛盾的,一方面希望能夠救助更多傷病者,另一方面又希望世界上不再需要我們,祈求戰爭天災人禍可以從此消失。可惜,全球對人道救援工作的需求,卻只有與日俱增。
 
這次第五度為無國界醫生執行人道救援任務,收起了以往的興奮心情,換來的只是平靜、淡然。
 
面對全球對人道救援組織的襲擊事件不斷增加,出發前最大的挑戰就是家人的同意。慶幸有兩位姐姐的遊說,父母最後還是默默的支持。家人的支持,確實是何其重要。
 
誠然,無國界醫生一向把救援人員的安全置於首位。我們有完善的安全指引和措施,並與衝突各方溝通,確保他們都尊重我們醫療設施保持中立的原則,所有都一絲不苟。當然,對於偶爾的惡意襲擊,無論什麼機構什麼國家都未必能夠完全的避免。我們能做的,就是繼續讓世人了解我們的工作,明白我們獨立、中立及不偏不倚的宗旨,並尊重人道救援工作。
 
於前線救回來的每一條生命,均聯繫著不同動人的故事,這正是一直令我堅持人道救援工作的原因。
 
他叫Akok,來自南蘇丹,本是一個年青有為的導師。大概一年前他的右腿長出了一硬塊。他求診過本地的醫師,又接受過本土巫醫的治療,都說他長了膿瘡,並只是給他止痛或敷藥,不了了之。一年過後,硬塊已經長為足球大小,不但引致劇痛,還不停的流血,步行也極為困難。
 
然後,他來到了我們在博爾(Bor)的醫院。雖然我們沒有細胞化驗,也沒有X光掃描,但憑藉臨床經驗,我幾乎可以肯定那是惡性腫瘤。我把實情告訴Akok跟家屬,他們都呆住了。治療方案更只有截肢手術。Akok得知他的病情甚為嚴重時,不禁落下了男兒淚。等他們消化了這些突然而來的壞消息後,我鼓勵他們,即使動過截肢手術,也能用上柺杖,甚至裝上義肢,跟正常人一樣走路。最後,他們都選擇了手術。
 
這項不足一小時的手術,把Akok的右下肢連同腫瘤一併切除了。由於手術以半身麻醉進行,Akok基本上全程都能聽到我們的聲音。而截肢手術最令人困擾的,往往就是那種鋸斷骨頭的聲音。所以,我用手機播上音樂,把那刺耳的聲音蓋上,希望能盡量減少手術對他所造成的心理影響。完成手術後,他看見包裹著的大腿,竟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冷靜,表情更有種從心而發的解脫感,我也因而鬆一口氣。
 
自手術那天起,他的臉上都總是掛著笑容的,半點怨天尤人的情緒都沒有。心中對其樂天知命的態度真的尊敬到不得了。反思一下,假如易地而處,我又能否那麼泰然呢?
 
經過術後的護理,Akok的康復進度十分理想,又能用上柺杖自如的四處走動。看在眼裡,心中真的無比欣慰,此情此景,實在勝過所有物質回報,也從此成為了另一個推動著我的小故事。
 
分類: 
標籤 (Tags)

回應 (2)

  • anon

    加油呀Dr Akin!!謝謝你們為這個世界帶來一點點的愛!^^

    3 月 07, 2017
  • anon

    我沒有醫療資歷,雖然我希望有一天也能去那裡付出我的能力幫助他們。 現在,我能付出什麼?

    3 月 11, 2017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