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格醫生(Dr. Tor Deng)是南蘇丹一位普通科醫生,在位於蘇丹和南蘇丹之間的特別行政區阿卜耶伊(Abyei),為無國界醫生工作。他從蘇丹首都喀土穆(Khartoum)一所醫學院畢業後,決心回到家鄉阿卜耶伊。他與我們分享在無國界醫生阿哥克(Agok)醫院進行的愛滋病 / 結核病計劃當中,有何挑戰及其成功之處。
 
我從醫學院畢業後,於2016年1月加入無國界醫生。這樣可以讓我更投入地幫助我的家鄉阿卜耶伊的人。當你為無國界醫生工作時,利用他們的資源及專門知識,你會感受到你真的能影響你的病人。更甚的是,社區大部分人都依賴無國界醫生的醫療護理服務。因為加入無國界醫生,我知道我可以幫助我的社區,我可以救助生命。在急症室和住院部門待過一段短時間後,我加入了傳染病科,主責治理愛滋病及結核病。
 
愛滋病及結核病為這裡的社區帶來很大挑戰。而結核病肆虐的潛在原因之一,是大眾對於這個疾病的認識不足。所以我們其中一個職責,是幫助病人和家屬了解這些疾病是甚麼、它們如何傳播、如何預防和如何與疾病共存。
 
大部分病人都不相信他們有可能會感染結核病。他們認為這只是某幾個家族才會感染的疾病,所以會告訴我們:「我根本不可能患上這個病,因為我的家族沒有人感染。」我們需要花許多時間多番勸告,部分病人才會願意接受藥物治療。就算是這樣,他們也只會在覺得好轉時,才會願意承認我們是對的。可是,有些人經診斷後卻永遠不會回來,純粹因為覺得我們判斷錯誤。他們不明白接受治療的重要性,或者他們害怕遭到污名。
 
當病人情況穩定,可以出院之後,我會作跟進護理。他們來接受治療時,我們會討論藥物的副作用、他們服藥後的反應、他們如何服藥和其他問題。我們也會作家庭輔導,幫助他們解決可能會影響其他家庭成員的問題。我們亦會進行營養不良測試,來決定他們是否需要營養支援。與病人商討這些問題是必要的,這樣才能確保病人會跟從規定的療程。
 
感染愛滋病病毒或結核病的病人均需要長時間接受治療,而同時他們需要面對遭負面標籤的污名化難題。作為一個醫生,我發現我不單在醫學方面醫治病人,同時需要協助提高社區意識,以解決長期以來的污名問題。我們嘗試幫助長期病患者在爭取家人支持,和病人不願透露病況之間取得平衡。例如家庭成員在提醒病人服藥,和確保他們按時覆診這兩方面,都可以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與此同時,病人因為擔心被家人遺棄,通常不想他們知道自己感染愛滋病病毒或結核病。我們當然尊重病人的自由,無論他們有否公開病況,我們都會在對抗愛滋病和結核病的路上與他們同行。
 
尤其是愛滋病帶來許多污名,主要是因為這些社區的人們對此病並不理解,他們認為愛滋病與娼妓有關。有很多人覺得病入膏肓和瘦削的人才會帶有愛滋病病毒。當一名女士在產前護理診症中被驗出有愛滋病病毒,她多半會回應:「這怎麼可能是真的?我不是妓女。我已經結婚,我身體健康,而且我懷有身孕!」
 
即使污名仍然存在,我們也會向病人解釋公開自己病況的好處,就是可以得到摯親支持,從而成為他們繼續接受治療的正面動力。
 
當然我也有許多快樂的故事。有時有病人來覆診,我根本認不出他們,因為他們體重增加不少,看起來比以前健康多了。我們有個病人在2015年因感染愛滋病病毒而身體極為虛弱,兩年之後,他情況好了很多,最近更結婚了。這些像他一樣入院時極為虛弱的病人,他們的轉變真的令人難以置信。他們在一至兩個月之後回來,看起來容光煥發,非常高興。當我看到他們的笑臉,我就會為自己的工作感到滿足。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