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哥倫比亞在2016年11月結束與「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人民軍」長達50年的衝突,這個國家仍然要面對許多挑戰。其他武裝團體和犯罪集團仍然活躍。貧窮和缺乏政府管治,令城市中的某些角落淪為暴力的溫床,對人們的生活和健康造成嚴重後果。
 
無國界醫生自2014年起在海港城市布埃納文圖拉(Buenaventura)和聖安德烈斯德圖馬科(San Andrés de Tumaco),向暴力受害者提供身心健康護理。無國界醫生心理學家馬丁內斯(Brillith Martínez)講述在布埃納文圖拉這條中美洲與美國主要販毒走廊工作時的體驗。這市內六成半的居民都生活在極端貧窮之中,並沒機會獲得基本服務。
 
暴力是會傳染的。我記得一個女人帶著三個兒子,來到我們在布埃納文圖拉的辦公室。年紀最小的那個兒子已經連續三年沒有上學;最大的那個只想要一把槍,然後加入其中一個武裝團體;中間的那個孩子老是在偷竊,每天總帶著他隨手找到,或屬於鄰家孩子的東西回家。而明顯地,那個母親很抑鬱。
 
當她把她的故事娓娓道來,我們發現她一家在三年前流離失所──小兒子就是從那時起輟學。她們一家一直居住在「肢解屋」(casa de pique)旁──不少失蹤的人被帶到那裡後遭到殺害和肢解。這些孩子就居住在這間屋旁,在這個謀殺為常態的社區裡,在這個幾乎每次踏出家門,都會碰到一具屍體的地方裡。
 
我大約在年半前以心理學家身份,在布埃納文圖拉為無國界醫生工作,應對我們稱為「其他暴力情況」(Other Situations of Violence, 簡稱OSV)的後果。流離失所、失蹤、謀殺、性侵和犯罪集團帶來的城市暴力,都是衝突在這城市遺留下來的一些問題。
 
這位女士從未想過自己或她的兒子們需要接受心理治療。她只因感到束手無策,而前來我們的診所。她以為只要離開以前的暴力,其他的事亦會隨之離她們而去。在這裡,暴力問題普遍得令很多人相信這是生命給他們的,這是他們的生活模式。
 
他們任由暴力所擺佈,尤其是女性,她們總是最受影響的一群。幾乎所有前來診所的病人都曾遭到性侵犯。很多時侵犯者都是受害人的家庭成員之一,或是她們所認識的人,侵犯行為由孩童階段開始重覆發生,到女孩們開始獨自外出的青少年時期仍然持續。
 
母親們也是受害者之一,有的孩子失了蹤或被謀殺,有的整個家庭都被殺害,有的流離失所、身無分文,有的母親和單親媽媽遭受虐待。暴力並不僅僅在外頭發生,它也存在於家中,在家庭裡。
 
對這裡絕大部分的人來說,每日能生存下來已是難得的事。很多人並不知道自己今天能否找到東西吃。在這個情況下,他們無暇擔心心理治療和精神健康這類問題。
 
我們遇到的另一個問題是缺乏醫療基礎設施和醫護人員,例如在布埃納文圖拉,這裡連一個精神科醫生也沒有。如果有人需要精神科護理,他們需要去到卡利(Cali),車程約二個半小時。大部分居住在這裡的人都負擔不起這趟旅程,故到最後大部分受害者也得不到全面的治療。
 
無國界醫生提供一個以電話通話方式進行的免費護理項目,我們大部分病人也是透過這渠道接觸我們。部分病人經我們的面談活動接觸我們,但我們有更多個案是透過電話處理的。這樣我們就可確保一些不想被人看到進入診所,並從而被發現是受害者的婦女們,能夠同樣獲得護理。
 
我們亦透過電話救回不少性命。這裡有些人實在受太多苦,導致他們現在只想到要自殘。很多人告訴我們說:「我來這裡只是因為我並不知道我還可以做些甚麼,不然我只想到要自殺。」如果你能幫助在這個狀態裡的人走出谷底,他很大機會會去幫助其他人,然後那個受助的人又會再去幫其他人,如此類推。
 
當無國界醫生幫助一個人時,我們其實也是間接在幫助整個家庭、小社區,甚至整個社群。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