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達莎醫生(Dr. Natasha Reyes),緊急救援支援組經理
 
第一件讓我感到詫異的事,就是親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武裝分子對馬拉維(Marawi)市攻擊行動的規模之大。
 
自從危機開始後,已有36 萬人流離失所,而激烈戰鬥則進入了第五個月,這同樣是前所未見的。這為菲律賓棉蘭老島(Mindanao)地區帶來全新且持續的人道需要。
 
身為無國界醫生的緊急救援支援組經理,我一直都有關注棉蘭老島發生衝突的趨勢──即使摩洛伊斯蘭解放陣線(Moro Islamic Liberation Front,MILF)在超過50年的內戰結束後,於2014年簽署了和平條約。從那時開始,我們不時會在報道上看到有其他武裝團體與伊斯蘭國接觸,但這比較是形式上的關注而已。
 
自我飛到棉蘭老島設立緊急救援項目開始,許多當地人都告訴我同一件事,就是只有少數人會預想到,一座主要城市會突然被數百名早已潛伏在當地的武裝分子佔據,而且還靠著事先儲存的武器和補給支撐了多個月。而當政府軍持續將武裝分子逐出市外時,我們也沒預料到會在馬拉維的廢墟中發現(根據官方說法)來自車臣、馬來西亞、新加坡與也門的武裝戰士遺體。
 
在數以萬計逃離戰火的人群中,只有十分之一的人住在由政府運作的疏散營裡。
 
我們目前正支援著數以千計逃至伊利甘(Iligan)市的人們,該市位於馬拉維以北約30公里處。他們有些和家人或朋友住在一起,其他則在倉庫、車庫、學校或清真寺中落腳。我拜訪過的一戶人家就收留了80個親戚。雖然他們的醫療需求並不總是很緊急,但他們還是有不同種類的需要:從撤離那一刻開始,他們變成了國內流離失所者,並逐漸讓自己適應「回家的日子可能比我們任何人想像中久遠」的事實。
 
在我們工作的其中一個社區中,有約120個家庭住在一間廢棄的學校裡。他們擠進教室,沒有私隱,也沒有電可用,讓夜晚格外難熬。所有人只能透過一條連接到鄰居水管的澆花管取水。許多人只要仍能負擔,就會去買瓶裝水來用。
 
在另一個地點,我們遇見有17 個家庭住在車庫裡,睡在卡車上。環境許可下,有些棲身地點則較有組織的,比如在其中一個地區,我們見到有一間伊斯蘭宗教學校竭盡所能地支援約200個家庭所需,但就算如此,那裡面臨的挑戰還是十分嚴峻──同樣又是水和衛生設施的情況特別棘手。
 
無國界醫生緊急救援的首要部分,是確保人們能取得免費且乾淨的水。我們分發了膠水桶及淨水丸、修復水管和廁所、設立淋浴間,和建立蓄水池,以供當地社區儲水之用。
 
我們另一重點工作是精神健康支援。當人們剛開始逃難時,他們會擔心自己當下最迫切的需要,比如食水、食物,還有他們的孩子可以做些甚麼。現在,他們已比較穩定下來,並正在適應這不由他們掌控的局勢。我們的輔導員試圖讓他們專注在他們尚能控制的部分:比如他們的隨機應變、他們的家庭連繫,以及他們在這個臨時、卻又可能要持續待下去的新社區裡的生活。
 
無國界醫生也為孩子們組織了心理社交活動。看到他們扮演士兵的行為,可能會使人憂心;父母承受的壓力也會影響他們。於是我們的救援隊籌劃了遊戲治療──讓他們重新感覺自己像個孩子。我們還為成人及有需要的孩子們舉辦「一對一」的面談。
 
心理輔導和食水的供應只能解決這些社區的部分需要,而當馬拉維已經不再是國際新聞時,這些國內流離失所者的需求仍將持續並擴大。在這種充滿變數的情況下,你可能預料到人道救援工在每個地方的介入程度可能會有所不均,而且有些地區依然難以進入。政府當局和非政府組織均介入支援,但我們沒有人曾預料到狀況會持續這麼久。我們所能做的,便是讓團隊常伴社區左右,並希望能在安全狀況改善時進入更多地區展開救援工作。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