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月起,接近60萬名來自緬甸的羅興亞難民越過邊境到孟加拉,以逃離暴力。克羅斯醫生(Dr. Ian Cross)在這段時間於無國界醫生的診所治理難民。他遇上了一個很特別的病人。
 
在孟加拉的科克斯巴扎爾區(Cox’s Bazar)無國界醫生位於庫圖巴朗(Kutupalong)的醫療設施內,一個瘦削的10歲女孩正躺在陰暗房間內的一張病床上,她的情況顯然並不大好。在緬甸若開邦的衝突近日升級後,女孩隨家人在11日前逃難越境。她因為脊柱肌肉疼痛抽搐而拱起背部、咬緊牙關,且四肢僵硬,因而需要留醫。她罹患了破傷風,這疾病因有疫苗預防而幾乎於全球絕跡。但在這女孩一家所來自的地方,緬甸西北部,此病並未消失。我們保持房間安靜和昏暗,以減少對女孩的感官刺激,以免引發她再度疼痛抽搐。
 
她雙臂的伸縮性逐漸改善,但雙腿依然伸直,腳趾尖僵硬指向前。她昨天嘗試進食,但她的嘴巴並未能張開至一定闊度。她望著坐在床邊蹺著雙腿的父親,他的眼淚緩緩從面頰流下。我們已竭盡所能以加快女孩的康復進度,但這始終是漫長的過程。
 
 
 
她望著她的父親,從咬緊的牙齒間吐出說話。
 
「她說甚麼?」我問我的醫療助理,孟加拉籍的希洛醫生(Dr Sharma Shila)。
 
她回覆道:「她想她的父親抱她。」
 
她父親的樣子悲痛欲絕,他並不想引致她再疼痛抽搐。我輕輕地抱孩子到他的膝上,著他給女孩一個擁抱。
 
 
 
我轉身照顧房內另一個病人,一個一歲大、患有新生嬰兒破傷風的嬰兒。如果他的母親在懷孕期間已接種破傷風疫苗,這個病就可以預防。不幸地,在邊境另一方的緬甸,羅興亞人所居住的區域並沒有產前護理服務。我花了些時間,以我的手指作道具,教導那嬰兒如何吸啜已擠出來的母乳。如果我可以令他成功做到,也許他可以抓著他母親的乳房吸啜進食。十秒後,他好像已開竅,懂得強而有節奏地吸啜。看著已三星期靠鼻胃管灌食的孩子有這樣的進展,他的母親非常高興。
 
當我們正準備離開時,我轉頭瞥見那小女孩在她的父親懷內。我感到很驚訝。她的肌肉痙攣已輕得容許她屈膝60度。她的上下顎不再咬緊,正對著她的父親微笑。
 
我差點喜極而泣。也許愛並不是藥物,卻有著如任何藥物一樣的功效。
 
 
 
照片攝於女孩剛被送到無國界醫生醫療設施後不久。 © Ian Cross/MSF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