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華醫生
外科醫生
 
十八年後重回敘利亞領土,感觸實在良多。
 
公元二千年,我還只是個醫學院一年級生。於學期結束後,花了近兩個月當過不同的暑假工。日間分別當上速遞送貨員及跟車倉務員,晚上替中學生補習應付香港中學會考和香港高級程度會考。好不容易賺到了些盤川,隨意的買了張特價機票,數天後便膽粗粗的背上個背囊,花了近兩個月由土耳其經敘利亞、以色列、約旦,一直流浪到埃及。當年的敘利亞還未有戰事發生,境內一片和平,走在街上當地人都會向你報以微笑問候,有的會跑過來跟你握手,途經公園時正在野餐的家庭們更會主動的邀請你跟他們一起用餐。是以敘利亞便從此成為我最喜愛的國家之一。
 
不幸地,過去7年的敘利亞已經被戰爭蹂躪得面目全非,從新聞看到的景象更加是不堪入目。當我接到無國界醫生這次位於敘利亞東北部的任務時,我便二話不說的答允了。真的很希望為這個我曾經十分喜愛的國家,作一點點的貢獻。
 
從香港出發,再轉飛多個國家,前後足足花了十整天才抵達這個位於敘利亞東北部的項目所處之地!十天,足夠我去一趟歐洲享受一個悠長假期了!
 
到底,這些光陰會否白花呢?十八年後的敘利亞到底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呢?接下來的兩個月我將會得到一一的解答。
  
我今趟為無國界醫生工作的救援任務,位於敘利亞東北部,名叫塔勒艾卜耶德( Tal Abyad)的小鎮,接壤土耳其。但在我出發前,敘利亞邊境發生衝突,經常能聽到兩軍開火的聲音,所以氣氛十分緊張。
 
我們的醫院除了接收小鎮上的病人,最大的工作量乃來自一個名叫拉卡( Raqqa) 的城市。拉卡位於近2小時車程之外,原由伊斯蘭國控制,至2017年10月,敘利亞民主力量和美國領導的聯盟奪下拉卡。不少原本為了逃避衝突而離開拉卡的居民其後也陸續的返回家鄉。但衝突過後,拉卡當地有大量地雷及不同類型的爆炸裝置。所以當居民回家後便不斷的發生爆炸受傷意外。而爆炸源頭也層出不窮,在我們接收過的個案中,有的是誤踏地雷,有的是在打開冰箱時引爆裝置,有的在清潔家居時觸發埋在地毯下的炸彈,有的更是在揭開糖果罐時引爆。簡單來說,所有日常生活、起居飲食都能隨時致命!居民要不選擇離鄉別井,要不就回家過上提心吊膽的生活。
 
彷如平常的一個晚上,我們接收了從拉卡送來兩名被炸傷的傷者。其中一位十歲的男孩,身受重創,雙眼瞳孔放大(極可能是腦出血),上身充滿皮下氣腫(即身體中含有空氣的器官,常見如肺部,爆破受傷,空氣隨之由內走到皮下組織),有嚴重的腦部及肺部受傷之徵狀,被搶救了片刻即證實死亡,回天乏術。
 
另一名八歲的傷者情況比較輕微,一直在哭,顯示其生命表徵較穩定1。替他作初步評估後,跟他那一直在擔心得哭個不停的父親詢問事發經過,赫然發現眼前的他竟然是兩位傷者的父親!不,應該說是一傷者、一死者的父親!我未來得及向他宣布他大兒子的死訊,因為當刻最重要的,是確保他的小兒子平安無事。他指兒子們兩人在街外玩耍,在地上拾到一件「玩具」,不一會「玩具」便爆炸起來。在救護車內大兒子一直陷於昏迷狀態,小兒子則一直在哭個不停。
 
我即時為小兒子作詳細檢查。他臉上佈滿灰塵,有輕度燒傷的情況,腹部微微脹痛,有腹膜炎(即腹腔內有器官受傷,引發感染發炎的情況)的跡象,但沒有嚴重外傷。為他作臨床超聲波檢查,發現腹腔內存有積水。正常情況下,腹腔內一般不會存有積水。在創傷病人內如果發現腹腔積水,便很可能屬內出血或器官破損的情況。故此,我們需要為他安排緊急手術。
 
跟他父親詳細解釋過手術的需要及風險,簽過手術同意書後,最為難的時刻到了,就是要向他宣布那令人難以啟齒的壞消息!我哽咽的跟他說出其大兒子死亡的消息,他聽過後嚎哭起來,一度失控的抱著大兒子的屍體,邊哭著,邊吻著。我看在眼裏,心酸得難以形容。待他稍稍平伏後,我不由自主的跟他說,我會保證他不會一夜間痛失兩名兒子,我一定會把他的小兒子救回來的!雖然我們不是神,沒有起死回生的能力,也沒有可能把所有病人都治癒,而這個承諾也有可能是我兌現不了的,但那一刻,打從心底裡,就是要說出來。我也不確定這承諾是單單為了對這喪子之父所作的鼓勵或安慰,還是對我自己必須要竭盡所能的鞭策,很可能,這只是每個有惻隱之心的人在那一剎那、那一情況下都會由衷地說出來的話!
 
他捉緊我的手,口中不停的道謝,直至目送我們步入手術室。
 
剖腹手術開始,我發現小兒子的小腸有一處穿孔,幸運地,其餘的器官都完好無缺。我替他的小腸修補好破損,清洗好腹腔的積液,縫合傷口,完成手術。然後第一時間跑出去跟他父親報個平安。
 
一直在哭著擔心著唸著經文祈禱著的他,甫見到我面帶笑容的臉,便知道我沒有令他失望了。我也再為他作了個保證,說他必定能夠牽著小兒子的手,步出醫院回家去的!他悲傷的眼淚也霎時的轉化為欣慰的淚水。但願我這點點的綿力,能為他暫時的撫平喪子之痛吧!
 
經過數天的治理,小兒子也逐漸地康復了。父親也慢慢的掛上了開懷的笑容,拖著小兒子到處走。今天,他們手牽手地出院了!而我也兌現了我的承諾了!
 
---------------------------------
1能夠哭泣、說話、行動等乃生命表徵比較穩定的徵兆,能初步排除氣道受阻、呼吸停頓及血壓低下等的危急情況。乃我們於接收大量創傷病人時,用以作緊急分流的重要工具。
 
分類: 

回應 (5)

  • anon

    所以我已經每月捐款100港元支持這個團隊超過兩年是因為團隊合作精神是無私的奉獻心力

    6 月 06, 2018
  • anon

    感謝你的無私奉獻!加油! 願神祝福你

    6 月 20, 2018
  • anon

    加油!!戰地裏的聖誕老人 謝謝你為世界貢獻多點愛。

    6 月 23, 2018
  • anon

    Dr. Chan, You are doing great work on behalf of HK people, and I’m proud of you!

    8 月 01, 2018
  • anon

    陳医生,每次 看到你在無國界的親身經歷,都深深感動,再一次為你們這些天使鼓掌,高呼加油!

    9月 02, 2018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