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拉卡診所的醫療事務經理林振錫(Dr Lim Chin Siah ,圖中)和兩名敘利亞籍的同事。©Lim Chin Siah
 
無國界醫生在拉卡診所的醫療事務經理林振錫(Dr Lim Chin Siah )
 
 
每天早上我會步行往無國界醫生在拉卡(Raqqa)的診所。我和團隊會以簡報展開新一天的工作,包括安全事宜和醫療工作進展的彙報,之後我會培訓當地同事和處理行政事務。
 
 

無國界醫生的創傷中心設於拉卡的市中心,方便有醫療需要的人們就診。©Diala Ghassan/MSF

 
我於2018年1月參加無國界醫生在敘利亞北部的項目,那時拉卡的圍困局面已於2017年10月結束,人們正慢慢回歸家園。當我抵達時可以清楚看到儘管圍困和活躍的戰鬥已經結束,拉卡的人們仍然面對艱苦的生活環境和嚴重的安全隱患。我們的項目最初於2017年11月展開,當時拉卡診所每天接收10至15名被爆炸所傷的病人。直至現在,無國界醫生仍繼續治療拉卡戰爭遺下的餌雷、地雷和爆炸物的受害者。
 
無國界醫生於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期間,在拉卡的急症室治療接收了約427名這樣的受害者,但是城裡受爆炸影響的人事實上還有更多。當中部分傷者的情況嚴重,有60人在被送往急症室的路上或在急症室內傷重死亡 ;大約40%的病人需轉介到其他醫療設施,接受手術或深切治療護理或以穩定傷勢。
 
 
拉卡市在上次戰事中被毀的街道如今仍是空蕩蕩。人們不會踏足這地方,因為這裡還需要清理戰爭的遺跡、爆炸設施和餌雷。©Diala Ghassan/MSF
 
 

無國界醫生醫療團隊評估拉卡東部米西拉布(Al Mishlab)的醫療和人道救援需要。©Diala Ghassan/MSF

 

例如,有一家人被緊急送到拉卡的創傷穩定站,這一家七口包括5個4歲至12歲大的孩子以及他們的父母。孩子們的父親告訴我,為了謀生計,他們的孩子在垃圾堆翻撿,發現了一個長長的空管,有望拿來賣錢。這5個孩子撿起管子,扛著它,完全沒有意識到其中隱藏了地雷……轉眼間便爆炸了……
 
作為醫生,我總是拼盡全力,但這並非易事。當這家人來到創傷穩定站時雙手血淋淋,我們立即幫他們止血,提供抗生素和止痛藥, 並清洗傷口,希望可穩定傷勢,而且安慰他們,讓這家人可稍為安心。他們之後由兩輛救護車轉送到兩小時車程以外、無國界醫生支援的塔勒艾卜耶德(Tal Abyad Hospital)接受手術。我們一直與這家醫院緊密合作,並通知院方這些需要深切治療護理的病人已經啟程轉院。
 
數周後,這個家庭在孩子們出院後便返回拉卡。當他們來拉卡診所覆診時,5個孩子都能夠認出我,儘管他們肢體殘障,但還保持著小孩子的童真喜悅。父親告訴我他很感恩孩子們都能活著——然而有誰知道,肢體殘缺的他們在未來的生活會是怎樣?
 
 
阿姆奈(Amneh)來自拉卡東部米西拉布,她和家人在8個月前逃離家園,因為戰線不斷逼近他們停留的地方,期間他們遷徙了5次。這次重返家園,他們檢查自己的房子,發現大部分都已被摧毀。©Diala Ghassan/MSF
 
分類: 
標籤 (Tags)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