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馬來西亞項目總管柳天蕙 今年8月25日,是歷年以來最大批羅興亞難民逃離緬甸若開邦的一周年。緬甸政府針對羅興亞人進行的新一輪「清剿行動」,導致超過70.6萬名羅興亞人為逃避駭人的暴力事件而走難至孟加拉。現時,約有91.9萬名羅興亞難民棲身在孟加拉,這是緬甸數十年來具針對性的歧視政策積累的後果。 過去一年,無國界醫生的團隊在孟加拉進行了超過65萬次診症,醫治的大多數是羅興亞人。

我在塔吉克斯坦的新一頁

柳天蕙(Beatrice)
Photo source: Beatrice LAU
我來到塔吉克斯坦已經3個多月了,一直都很想寫信給你們。當我得知我將離任香港籌款總監,加入前線醫療救援隊伍時,我寫了最後一封信來與你們告別,之後我收到許多為我打氣祝福的回信、卡片和電郵。這應該是最好的方式來告別我在香港辦事處的工作,並開始我在醫療前線工作的新旅程吧。 和我之前在尼日爾和海地的兩個救援任務不同,這是我第一次被委任為項目統籌。項目統籌需要管理整個救援團隊,包括醫生和護士、以及後勤、行政和財務管理的隊伍。
當地員工對於我來自中國香港這一點非常好奇。首先,他們很驚訝我會說法語。無國界醫生在這裡的所有國際救援人員中,他們甚少見到中國人。其次,我相信因為中國日益重要,他們對任何「中國的」東西都很感興趣。當他們看到我的T恤上的中文字,他們都非常興奮。然後有些人開始帶來印著中國字的帽子和T恤衫,問我那些字是甚麼意思……他們開始在小紙條上寫下法語句子,讓我用中文寫下對應的句子……

在充滿暴力的城市裡

柳天蕙(Beatrice)
當初,我不明白為甚麼運送霍亂緊急隊伍和基本醫療隊伍的三架車輛一定要緊貼著在街上行走──有時甚至到了某個程度,差不多要打斷路面的其他交通,又或是令全線的車輛慢駛,好讓落後的無國界醫生車輛能夠趕上。我們叫這些緊貼著行走的車輛做「車隊」。今天我終於明白箇中原因,太陽城的某些區域是有機會發生綁架事件的,而我們每天由宿舍到霍亂治療中心都要經過這些區域……怪不得我們一定要以車隊行走,開車前還必定要鎖好所有車門和關上車窗。

海地天氣寒冷

柳天蕙(Beatrice)
太陽城的天氣愈來愈冷……我並不知道確切的溫度,但覺得氣溫肯定在攝氏二十度以下……也許是因為下了雨。我聽說海地的雨季應該不是在十二月開始,但是過去的三天裡,一直在下著雨……

在人手最少的情況下工作

柳天蕙(Beatrice)
星期四和星期五都是非常艱巨的工作天,因為很多在霍亂治療中心工作的當地員工都因街上的暴力事件而無法上班。事實上,自選舉的那個星期開始,我們已預計到公共交通會出現混亂,無國界醫生已經特別安排巴士到太陽城的不同地區接載當地員工上班。但這幾天,就連我們的汽車也因為路障而被堵……我們花了整整一天致電給所有員工,看看那個住得較近霍亂治療中心,會否較容易前來上班。最後我們找到僅僅足夠的員工輪班工作……後來情況也尚算可以,因為這兩天我們也沒有接收到很多新病人──主要因為道路非常不安全,病人根本無法來到霍亂治療中心……這實在叫人擔心。

終於可以到項目去

柳天蕙(Beatrice)
最後,統籌隊決定今天送我到項目上去。 安全情況仍然很差──昨天我們聽到辦事處不遠處傳來槍聲和爆炸聲,警察和聯合國海地穏定特派團(MUNISTAH)用催淚彈控制情況。有些催淚彈摘進了我們的辦事處,令我們很多人的眼都痛得要死…… 儘管發生這些事情,但我作為一個前線的行政及財務人員,我仍然需要到項目上去,因為我要負責支薪水予在無國界醫生霍亂治療中心的當地員工。在太陽城這類幫派暴力橫行的貧民窟,遲了支付薪水可能會對病人和我們的醫護人員構成威脅。

忍耐

柳天蕙(Beatrice)
示威聲、槍聲、警車和救護車響號交織而成的嘈雜聲音,徹夜包圍著我小小的帳篷…… 總統大選的首輪結果在昨天傍晚公佈後,太子港的多處地方爆發激烈示威。其他人告訴我大部份的主要道路都設了路障,有些示威者在這些道路放火。 基於安全情況的考慮,昨天剛來到海地,準備參與霍亂疫情救援工作的志願人員只能暫時在機場附近、由無國界醫生設立的安全屋棲身。 我已經知道我今天能夠前往喬西高醫院的機會是零……原本我該在這所位於太陽城貧民窟的霍亂治療中心開始工作…… 今早的安全簡報確定了我的推測。

等待中工作

柳天蕙(Beatrice)
總統大選的結果今日出爐——很明顯,太子港(Port-au-Prince)的多處地方都有示威活動,因此無國界醫生也加強了安全措施,減少行動,只保留有絕對需要的活動,而我也只得滯留在協調辦事處。但這還好,在這種安全有可能受到威脅的環境下,保障志願人員的安全,比日後抱歉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