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8日,航機在寒冷的秋夜降落到頓涅茨克(Donetsk)國際機場。從伊斯坦布爾上機到來的人當中,我顯得很奇怪,他們說的語言對我而言十分陌生,後來證明了語言不通為我的工作造成了一些阻礙。頓涅茨克被稱為「玫瑰之都」,是烏克蘭的工業城市,於1869年由威爾士商創立。城市位於頓涅茨克州中央,卡利米鳥斯河,也是專業球會頓涅茨克礦工(Shakthtar Donetsk)的主場。
© Rachel CHEE
颱風海燕、無國界醫生與我;我仍然在南蘇丹某處的草叢。颱風海燕就橫掃了菲律賓,我們相距大約10萬公里,很遠、很遠! 我收到無國界醫生(香港)緊急救援應變組有關菲律賓風災的email,這是我首次跟颱風海燕的接觸,較媒體的新聞報道更早。 其後有更多關於救援工作、死傷數字和其他相關資料的 email。這些資料接近了我跟颱風海燕的距離。
© Rachel CHEE
我們要在這裡要進動很多的事情。由產房的母親,到在泥濘地上的後勤人員。 我們要這裡推動改變,推動界限來幫助有需要的人。然而,作為首次參與救援工作的我,也要推動自己改變自己的生命 因為我深信,沒有人較我自己更能狠狠地推動自己。 
Photo source: Rachel CHEE
之前- 走5分鐘到鑽石山港鐵站或倫敦金絲雀碼頭地鐵站或坐2.5小時火車到巴黎北站- 在轉角的銀禧廣場(Jubilee Place)購物- 用點心醫肚- 無驚無險又到星期五- 在泰晤士河或塞納河畔跑步- 放縱地與池太(又名媽媽)飲住家湯或與沈博士(又名阿姨)來個周末燒烤 之後- Rachel的帳
「我不知道自己能夠為無國界醫生付出什麼,但我知道自己能夠為無國界醫生放棄什麼。」相信我,這應該是我有生以來的其中一句絕佳句子。 申請。等待。首次面試。等待。第二次面試,兩日長的密集式面試加上3個小時的專業能力筆試。等待。在情人節收到被取錄的來電。 然後?到斯德哥爾摩與來自20多個國家的救援人員參加出發前準備課程,這特別為首次參與救援任務的人員而設。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