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呼籲全球關注最嚴重的人道危機

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及美國國務卿鮑威爾將分別於本周出訪非洲國家蘇丹,並到現時面對全球最大人道危機的達富爾地區(Darfur)訪問。最近到過達富爾西部視察無國界醫生在三個不同地區工作的無國界醫生法國分部主席Jean-Hervé Bradol醫生直言:「隨著食物供應不足和疫症爆發,當地情況將會惡化。季節性瘧疾高峰期即將來臨,在衛生設施不足的情況下,霍亂、痢疾等疫症可能爆發。當你從全球層面想這個問題,我們現在見到的是有大約一百萬人流徙,恐怕數以萬計的人會死去。」

以下為無國界醫生為Jean-Hervé Bradol所進行的訪問全文:

問:你剛從西達富爾返來,你對當地情況有甚麼印象?

答:當地第一個災難是人民因為暴力事件發生而承受著痛苦,暴力事件最直接影響到當地人的健康狀況,還有間接的影響,人民被逼流徙。當地人營養不良的比率已經非常高,死亡率也繼續高企,這已經足夠令人憂慮。舉例來說,在莫里鎮(Mornay),每五名小童當中,就有一人極度營養不良。

其次,暴力事件繼續在難民營四周發生。支持政府的武裝勢力不斷襲擊平民,主要為女性及女孩,她們離開營地的時候,很多都曾被強姦;因很多男性已被殺死或逃亡至國家的其他地方,女性要負起維持整個社群的工作。在這種情況之下,某些地區的官員竟然還在考慮要把人民送回已經被摧毀的村落裡去。

由埃根尼亞鎮(El Genina)到莫里鎮(Mornay)的路上,我在Sisi這個營地稍作停留。當地的男性熱情地圍著汽車歡迎我們,我要求隨行翻譯問他們是否想回家,結果他們指著數百呎以外的地方說:「我們會被襲擊,即使是那個地方都不能走過去,我們想也不敢想返回家園會如何。」這些都是生活在威脅之下真正的男性。

問:持續的暴力如何影響人民生存的能力?

答:即使只是得到這樣少的援助,由於當地人民熟悉這個地方,他們總能找到方法改善困境;但現實是他們一旦走出營地以外,就會被強姦或毆打,結果他們根本不能靠自己的方法去改善生活。暴力問題不但對婦女構成影響,正因婦女沒有條件令家人可以生活下去,最終只令小孩及老人家都會死亡。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更加依賴外來援助,但這些援助卻很慢、不定時,更不能被依靠。

問:即將來臨的雨季會對救援工作造成甚麼影響?

答:隨著食物供應不足和疫症爆發,當地情況將會惡化。季節性瘧疾高峰期即將來臨,在衛生設施不足的情況下,霍亂、痢疾等疫症可能爆發。當你從全球層面想這個問題,我們現在見到的是有大約一百萬人流徙,恐怕數以萬計的人會死去。

問:有什麼事情需要做?

答:救援工作有需要加快步伐,如運送更多食物,增加儲糧。雖然這些工作已經展開,但仍缺乏效率,除非救援工作的規模有大改變,否則我們將會見到另一次災難,第一次是由嚴重暴力引起,而今次則是一班受傳染病及營養不良影響的弱勢人群,得不到所須援助。

問:救援工作的「規模轉變」如何才可達致?

答:眼看現時的情況,需要大量的後勤物資供應──部份的地區需要食物、交通運輸、儲糧、空投糧食等。若這些工作可以由救援組織做得到就好,否則為了確保主要為糧食的救援物資可以恰當地送到那裡,掌權者要考慮大規模提供救援工作。

我從事緊急救援工作二十年,現在看到的是當地在糧食、食水衛生及醫療方面的需要,全部都不能被滿足,尤其是在暴力及雨季之下,遇到的障礙更大。坦白說,無國界醫生不能完全應付日漸增加的醫療需要。世界糧食計劃已盡了他們的能力,但未知他們是否可以完成他們的計劃。世界糧食計劃可動用其他有力人士的強大力量,特別是在後勤方面。

一個在莫里的難民營每月需要一千二百噸食物,西達富爾地區每日則需要三百噸可長期供應的食物,但大雨會令道路受阻,有時甚至影響機場運作。這將是一場惡夢,除非救援工作的規模有變,否則只會失敗。

無國界醫生自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起在達富爾地區工作。目前有九十名國際志願人員及近二千名蘇丹裔員工在當地工作,為區內超過四十萬名難民提供醫療及營養照顧。醫療隊提供診症及住院服務,治療暴力下的受害人,及照顧嚴重和中度營養不良的兒童。無國界醫生也提供食水、全面性的糧食供應及派發其他生活必需品。我們在西達富爾的 Mornay、 Zalingei、 Nyertiti、 Kerenik和 El Genina、南達富爾的Nyala 和 Kass、及北達富爾的Kebkabiya工作。另外有支援的隊伍在鄰國乍得的Adre、 Birak 及 Tine、 Iriba 及 Guereda,為尋求庇護的難民提供援助。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