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厄瓜多爾受災最嚴重地區工作的醫療人員,對地震帶來的影響感受特別深;他們不只要處理病人情緒受到的衝擊,也要面對自身與家人受到的影響。就如同許多在厄瓜多爾的人們,醫療人員也在地震中失去了家園、工作,甚至是他們摯愛的人。在照顧病人的同時也要應付自身壓力的雙重負擔之下,醫療工作者需要額外的支持。
 
在無國界醫生工作的拉貝洛(Ionara Rabelo)是一名來自巴西的心理學家,在該國北方的馬納維省(Manabi province)為醫療工作者、心理學家、教授、大學課堂、社會工作者與社群領袖提供訓練,同時也支援地震受害者。她的隊伍已經為超過1,280人提供精神護理與訓練。
 
現在馬納維省北部的情況如何?
 
受到地震最嚴重影響的城市,災民主要透過政府設立的棲身處,獲得政府與非政府組織的支援,然而在一些比較小、非官方的營地,人們的基本需求仍未被滿足。
 
在該國北部的哈瑪市(Jama)、聖文森特市(San Vicente)與巴伊亞市(Bahía),地震已讓精神健康網絡處於非常脆弱的狀態;這些地方原有的精神健康服務已非常稀少,但現在需求已經增加。在未來三個月,當人們努力處理現況,且開始發展出長期的精神健康問題時,心理服務的需求將會更大。
 
無國界醫生在馬納維省做些什麼?
 
無國界醫生為醫療人員提供訓練,除了幫助他們面對個人因地震受到的影響外,也讓他們可以同時幫助病人與同事。這包括提供輔導技巧訓練,並在醫療服務之中發展心理社交項目。
 
無國界醫生也訓練社群領袖、醫療人員與在臨時棲身處工作的人士,教導他們辨別較嚴重精神健康問題的病徵。我們的隊伍訓練了超過60名講師,他們已能夠自行提供訓練,協助社群成員辨別這些病徵。這些訓練包括解釋應對策略的重要性、自然災難發生之後可預期的精神健康反應,和及早診斷的重要性。
 
無國界醫生的員工也用小組活動的方式訓練小學老師,以幫助小孩與家庭應付地震之後的處境。
 
該地區人口的主要需要是什麼?
 
在能夠提供有效的精神健康支援之前,人們對棲身處、食物與保護的基本需求要得照顧。這些可以給予有需要的人重建生活的基礎。目前,仍住在政府棲身處外面的人們──即睡在公園、學校或靠近他們被摧毀家園的空地的人士──是最需要支援的人。
 
地震發生之後三周,我們開始聽聞有男士透過喝酒來應對眼前的情況。人們對於酒精或藥物依賴的增加,將會在未來幾個月成為該國的一項挑戰。我們也遇到失去家園的人,正因失去獨立自主能力而苦苦掙扎。一名與我一起工作的心理學家告訴我,她失去了居住超過40年的家。她原希望她可以將房子交給她的小孩,但房子已經嚴重受到破壞,現在無法住人。她工作的醫院其中兩層樓也受損,辦公室剩下的物品已經搬到另一地點。她出現壓力徵狀,並感覺到極大痛苦。她的同事想與她聊聊,但她覺得沒有足夠的時間談話,也沒時間與病人談話。她受到雙重影響,她沒有住處、她失去部分個人與家庭的身分,在工作上,她工作地點的少數物品已被搬走──太多改變在她的掌握之外。我們與她一起努力,讓她在緊急狀況之下重新找回控制權,例如放一天的假期與家人相處,及在她的醫院為有需要支援的工作人員定下小組、心理教育與訓練計畫。人們有時候會誤以為精神健康專家永遠堅強,但是他們也可能需要支援,以及來自家庭、朋友與同事的關心。
 
在緊急狀況之下的精神健康工作是怎樣的?
 
不同的緊急狀況需要不同的策略與工具,來進行精神健康支援,而且時間通常是重要因素。在這次的應對工作中,無國界醫生專注於建立醫療人員的能力,讓他們可以提供心理急救。我們的隊伍也提供輔導服務。和在長期項目時,病人通常有時間消化他們所處的情況不同,在一個緊急事件裡面,感受與情緒可能會高漲。在做心理急救的時候,我們嘗試確保病人可以識別出自己的感受、重組他們的情緒,且重新梳理自己的內在,嘗試避免他們演變成長期疾病。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