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印度「發展中國家的藥廠」的交易協議與施壓 對於藥物取得造成重大威脅
 
無國界醫生今天在南非德班的世界愛滋病大會,發布第18版的愛滋病藥物價格報告,「解開抗愛滋病治療價格下降的網絡」(”Untangling the Web of Antiretroviral Price Reductions”)。這份報告發現較舊的愛滋病藥物價格持續降低,但較新藥物的定價仍然貴到令人遙不可及。這很大程度是因為製藥公司維持壟斷,阻礙了價格較低的仿製藥與其競爭。
 
今日,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建議的每日一錠的第一線藥物組合能夠確保品質的最低價格是每人每年100美金(tenofovir/emtricitabine/efavirenz)。這比無國界醫生上次於2014年紀錄到美金136元的第一線藥物的最低價格降低了26%。現在世界衛生組織建議的第二線療程的最低可取得價格,是每人每年286美金 (zidovudine/lamivudine + atazanavir/ritonavir)──比起兩年前的322美金降低了11%。
 
這些價格持續降低,是因為仿製藥藥廠在主要生產國家的強勁競爭,尤以印度為主。但是較新藥物的價格──已經用罄其他愛滋病治療選項的病人對此有所需求──仍然非常昂貴,主要是因為製藥公司握有專利壟斷。現在補救療法的最低價格是每人每年1,859美金(raltegravir + darunavir/ritonavir + etravirine)。這遠遠比第一線治療貴上18倍,也比現下最能負擔的第二線治療組合貴上6倍。補救療法組合的價格比起2014年的每年2,006美金只下降7%。這已是全球的最低價格,但在許多國家,尤其是「中等收入」國家,要為這些藥物付出更高價格,因為製藥專利阻止他們使用仿製藥。
 
無國界醫生在南非的埃紹韋(Eshowe)項目的醫療顧問科克斯醫生(Dr. Vivian Cox)說:「在病人有需要的這段時間,我們必須要能夠負擔得起較新的藥物組合,不然他們就別無選擇了。」他說:「當數百萬有需求的人們因為價格而無法獲得救命藥物,此刻我們必須大聲說出這件事,以確保我們最後不會像十年前一樣,又要面對另一場治療危機。」
 
儘管今日在發展中國家需要補救治療的人們仍然相對較少,黃金標準病毒載量治療監測的使用增加,有助於確認更多已在第一線與第二線治療失敗的病人,這些人需要換成另一套藥物。無國界醫生的愛滋病計劃已發現,轉到第二線治療的人數自2013年以來已經翻倍。
 
印度是全球可負擔愛滋病藥物的主要製造者,常被稱做「發展中國家的藥廠」。超過97%無國界醫生在治療計劃中使用的藥物是來自印度的仿製藥。印度的專利法為值得獲得專利的藥物設下了高標準。這允許仿製藥廠之間的激烈競爭,因此將第一線愛滋病治療的價格拉低了99%──從2000年每人每年1萬美金,到現在的100美金。
 
但是印度正面對要撤回這項對健康有益政策的龐大壓力──那將會把人們的生命置於企業利潤之上──壓力特別是來自於美國,其受到藥廠遊說支持。其他國家如歐盟,日本及南韓,正在準備或積極實行與印度之間的貿易協議,那將會在未來限制可負擔藥物的生產。印度是否被強迫為這些貿易協議改變政策,將對目前印度的可負擔藥物生產帶來嚴重威脅。
 
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項目南亞主管孟甘妮(Leena Menghaney)說:「印度正處於要停止供應可負擔藥物的龐大壓力之下,那是數百萬人的生命線,不只在印度,更遍及發展中世界。」她續說:「如果印度不能堅定反抗藥廠與其他政府對修改國內專利法與政策的壓力,全球病人在未來將要面臨無藥可用的危機。」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