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奪摩蘇爾(Mosul)的軍事攻勢近日展開,本已經歷了極度困苦時期的人們,被迫逃離城鎮及鄰近村落。無國界醫生在埃爾比勒(Erbil)的精神健康經理布達伊爾(Bilal Budair)說:「他們過去兩年,承受了被所謂『伊斯蘭國』佔據城鎮或村落,還有空襲、伊拉克軍隊與『伊斯蘭國』的戰鬥,他們為生存逃離家園,去到流離失所者營地。」他續說:「他們當時都必須迅速逃離,因而甚麼東西也沒有帶走,現在他們則只有受困於營地裡。」
 
大約三萬人現居於摩蘇爾以東35公里、位於哈桑沙姆(Hassansham)和哈澤爾(Khazer)的營地。無國界醫生精神健康隊每天與大約45名病人見面。有關救援團隊包括一名精神科醫生、一名心理學家和一名社區工作人員。他們於2013年曾在伊拉克北部協助敘利亞難民。及後在2014年,在「伊斯蘭國」控制摩蘇爾地區時,團隊開始協助逃離當地、流離失所的伊拉克人。今年,隨著尼尼微省(Ninewa Governorate)的流離失所人口逐步增加,以及十月中重奪摩蘇爾的戰鬥展開,無國界醫生團隊看到的病人,都出現更嚴重的精神或心理病症。
 
自11月起,前來求診的病人的情況更壞,當中很多人向我們說,他們曾在市集目擊公開處決,或看見橫過河流的橋樑的另一端,懸掛著已被殺害多天的受害者屍體。被石頭擲死、斬首、被施以酷刑和肉刑致死──這些暴力事件令很多人深深受創。
 
無國界醫生的精神科醫生聽著部分病人的自述 ,也深感驚訝,對病人們講述的內容感到難以置信。例如有父母被迫殺死自己的親生孩子,只因那孩子說髒話。當不同的人道出相同的故事,事實已擺在眼前。精神科醫生們亦遇見一些之前從未想過要向精神科醫生求診的人,前來尋求協助。
 
近月,流離失所的人還要承受另一重折磨──他們都親眼目擊自己的村落或鄰近地區陷入戰鬥,他們都看著朋友們或親人死去。例如,有一名帶著十歲兒子前來找我們的婦人,她朋友的房子被迫擊砲擊中,導致其小女兒喪命。那個婦人和她的兒子──也正是那小女孩的朋友──便看到小女孩的遺體。這些流離失所者逃離摩蘇爾或鄰近村落,為了到營地尋求安全。但他們仍感到害怕,時時刻刻害怕要再次面對「伊斯蘭國」的暴行。
 
在哈桑沙姆和哈澤爾營地提供精神健康護理的無國界醫生團隊,為患上嚴重抑鬱、焦慮、急性壓力反應或創傷後壓力症的病人診症。他們亦會為逃離前已患病並需要重啟治療的長期病患者,如癲癇症和精神病患者看病。其他在營地裡提供基層醫療護理或心理支援服務的組織,亦會轉介病人到無國界醫生團隊接受診治。這些病人一般因睡眠障礙或較急性不適,而導致日常生活受阻。
 
布達伊爾說:「我們治理所有個案,不論是中度或是嚴重的。事實上,無國界醫生是唯一一個援助組織治理嚴重個案,並提供精神病護理。」他續說:「我們在營地裡協助民眾,辨認出當中最脆弱的人們。我們在這裡幫助他們,以及他們身邊那些在適應環境方面有困難的人。」以其中一名50多歲、居住在哈澤爾一號營地的男人為例,他在摩蘇爾所擁有的商舖盡毀。他說:「我不能讓自己住進帳篷裡。我忍不著哭了。我情願他們來把我和我的家人殺死。這裡猶如監獄。我用了20年建設家園。現在全都沒了。我甚麼都沒有了,我的口袋裡連一個伊拉克第納爾*也沒有。」
 
數星期過後,大部分流離失所者開始適應營內的生活,其他人則會繼續發展出更持續長久的病症。他們認為他們的人生已沒有希望,想尋死。所以我們需要及早介入,給予他們心理或精神病護理服務。
 
 
*Dinar, 伊拉克貨幣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