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在最新發表的報告中,譴責影響著被迫逃離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和薩爾瓦多的人們人道危機。
 
無國界醫生發表最新一份報告,指出被迫逃離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和薩爾瓦多(稱為「中美洲北三角」)嚴重暴力的中美洲人,在遷徙到美國和墨西哥的路途上受到二次傷害。這群人缺乏獲得全面醫療護理的機會,並被迫在逃離的途中面對更多的暴力事件,以及無視他們需要得到援助和保護的強硬驅逐政策。
 
無國界醫生在墨西哥的項目總管羅西耶(Bertrand Rossier)說:「來自中美洲北三角的大批流徙者所持續承受的暴力和情緒困擾,與我們在工作幾十年的衝突地區中見到的人所經歷的,不相伯仲。」他續說:「謀殺、綁架、恐嚇、被非國家武裝組織招攬、勒索、性暴力和『被失蹤』──這些戰爭與衝突的現實都是中美洲地區的人們需要面對的。」
 
題為《被迫逃離中美洲北三角:被遺忘的人道危機》的報告(按此下載;只有英文版)查察無國界醫生團隊透過兩年直接提供醫療護理所收集到的醫療數據、病人調查和見證。報告闡述逃離中美洲北三角的人們所經歷的極端暴力,以及向在移民和難民逃離路線上的人給予更多關注和保護的需要。  
 
無國界醫生所訪問的467人當中,有39.2%的人提到逃離其居住國家的主因,是自身或家人曾遭受直接襲擊或恐嚇,以及勒索或遭幫派強迫招募。68.3%的受訪者報稱在過境墨西哥期間,曾遭暴力對待。無國界醫生的精神健康團隊在2015和2016年治理過的移民和難民中,有92.2%的人曾在他們的出生國或遷徙的途中,經歷暴力事件。無國界醫生的報告又顯示,人們在遷徙途中只能有限度地,甚至無法獲得綜合醫療護理、針對性暴力的治療和精神健康服務。
 
來自洪都拉斯的一名35歲女人告訴無國界醫生:「這是我第四次嘗試跨越墨西哥邊境,但此前從未有過如此經歷。」她續說:「今次我和鄰居同行,我們被一班罪犯擄走。最差勁的是,他們也是洪都拉斯人,而聯邦警員是他們的同黨,我們各自都被交到幫派分子手上。我被強姦。他們用刀放在我的頸上,所以我沒有反抗。這樣說很羞恥,不過我覺得他們把我殺死應該會更好。」
 
縱然要面對現今世上其中一些最嚴重的暴力事件,來自中美洲北三角地區的移民和難民們很多時仍被庇護國,例如是墨西哥或美國等視為「經濟移民」。即使墨西哥和美國有給予政治庇護身分的現存需要和法律框架,但被迫逃離中美洲北三角暴力問題的人們,在這兩國申請政治庇護身分的方法很有限。
 
羅西耶說:「固然有人為了更好的經濟機會而離開這些國家,但在報告的相片中所出現的人都是曾受威嚇、為了自己和家人的生存而逃走的脆弱一群。」他續說:「如我們在墨西哥和美國所見到,為阻截移民而加強邊境管制,並增加扣留或驅逐行動的措施,根本是在無視一場真實的人道危機,亦無助打擊偷渡和販賣人口活動。這些政策對流徙者的生活和健康帶來嚴重後果。」
 
無國界醫生呼籲區內政府,主要是薩爾瓦多、危地馬拉、洪都拉斯、墨西哥、加拿大和美國政府,確保有比拘留更好的其他措施,緊遵「不推回」原則。這些國家應增加正式的重新安置和家庭團聚的限額,好讓來自中美洲北三角,需要包括政治庇護在內的國際保護的人們,能停止以其生命和健康冒險。
 
羅西耶說:「從遷徙自中美洲北三角的人們的苦況,顯現了各國政府在提供援助和保護予移民和難民方面的失敗。」他續說:「利用公眾的恐懼,並單純視這些人為保安或經濟問題實屬短視。這是一場人道危機,無國界醫生要求各國採取緊急及互相協調的行動,保障這些流徙者免受暴力和迫害,並以國際保護而非更多的暴力來迎接他們。而最為重要的一點,是讓他們獲得具尊嚴和人性的對待。」
 
自2012年起,無國界醫生在墨西哥,向逃離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和薩爾瓦多的移民和難民,提供醫療和精神健康護理。無國界醫生一直在調整其救援行動策略:由在移民臨時收容所工作,以及沿著火車軌在墨西哥移民和難民路線上的多個地點設立流動診所;到在墨西哥城設立中心治理極端暴力的受害者。該中心在2016年開放,作為無國界醫生回應流徙者的人道和醫療需要的最後策略。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