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訪者:尼日利亞緊急救援隊項目統籌巴多克(Bart Bardock)
 
尼日利亞緊急救援隊自2月起,一直於該國的索科托州(Sokoto)、扎姆法拉州(Zamfara)、凱比州(Kebbi)和尼日爾州(Niger)收集樣本、進行監測,並支援全國疫苗注射工作,以減低爆發丙型腦膜炎疫情的影響。
 
無國界醫生緊急救援隊如何應對近日在尼日利亞索科托州和扎姆法拉州所爆發的腦膜炎疫情?
我們自2月起一直活躍於前線支援尼日利亞衛生部,協助他們診斷個案,包括透過收集樣本,以進行快速化驗測試,以確認腦膜炎的種類。我們亦訓練醫護人員、向治療中心捐贈抗生素,和協助尋找新症,以降低發病率和死亡率。我們一直在索科托州和扎姆法拉州支援兩所治療中心,我們亦在5月1至8 日期間,支援衛生部在索科托州舉行的疫苗注射運動。
 
你們在索科托州期間,一日內為多少人注射疫苗?
我們有25隊隊伍在七日內為人們注射疫苗。整個接種運動裡,我們在索科托三處最受影響的地區,一共為約140,600人注射疫苗,達到無國界醫生所負責的目標人數的95%。在這次衛生部舉辦的活動中,無國界醫生負責的目標,是為148,000人注射疫苗。
 
為何尼日利亞多次爆發腦膜炎?
尼日利亞位於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腦膜炎地帶」。腦膜炎地帶由非洲西面的塞內加爾,延伸至東面的埃塞俄比亞,橫跨26個國家,這一帶的腦膜炎感染率是非洲中最高。人們接種疫苗過後,疫苗平均可提供三年保護,故對腦膜炎的免疫力只屬暫時性質。「腦膜炎地帶」上住有三億人,故難以維持疫苗所提供的保護。
 
今次的腦膜炎疫情是否與往年的不同?
我們自2013年起一直應付丙型腦膜炎個案,但今次據報是我們在這九年內,遇過最大規模的丙型腦膜炎疫情。尼日利亞此前亦試過大規模爆發腦膜炎,但爆發的類型均為甲型腦膜炎。有鑒於過往的大型疫苗接種計劃,甲型腦膜炎的患病水平已大幅下降,這讓丙型成為主要的類型。由於大部分人未有針對丙型腦膜炎的保障,令丙型腦膜炎在人口中廣泛蔓延。
 
無國界醫生應對這場疫情,主要挑戰是什麼?
主要挑戰是保護這些人口的疫苗數量有限、缺乏及早的診斷與治療、以及當地人群對腦膜炎的知識有限。在一個有1.83億人口的國家,要快速找出可能的流行病學特徵,是一個挑戰。人們並不經常注意到腦膜炎的跡象與症狀,故沒有即時求醫。透過化驗室確認疑似病例的疾病種類也非常重要,這能夠避免誤診。化驗能協助指認出相關疾病的特定品種,那能讓我們確定要使用哪一種疫苗或治療方式,以降低疫情的影響。這些位在「腦膜炎地帶」並先前曾多次爆發疫情的國家,需要改善應對疫情的能力。
 
關於官方對於這場疫情的應對,你覺得有任何疑慮需要被強調嗎?
疲弱的疾病監控系統,導致應對速度緩慢,造成很晚才宣告疫情爆發,同時沒有化驗以及極度缺乏治療,是尼日利亞應對這場疫情時,所面對的主要挑戰。我真的感謝所有應對這場疫情的參與者所做的努力,但是因為許多因素,整體來說,應對開始得太遲。對於一個擁有1.83億人口的國家來說,要快速找出可能的流行病學特徵,是一個挑戰。
 
下一步的應對步驟該是什麼?
為有感染風險的人群接種疫苗,是最好、也是最先發制人的方式,去透過群體免疫來確保對人群的保護,並盡可能控制疫情。在使用對抗甲型腦膜炎的結合疫苗進行大規模疫苗注射活動之後,自2013年至今尼日利亞未有再錄得同一型的腦膜炎爆發。這證明了優良且足夠的疫苗,加上良好的策略,能有機會終結大型疫情爆發。
 
另一個降低疫情衝擊、搶救更多性命的方式,是提供及時且適當的抗生素治療,我們的治療中心正是這樣做。此外,我們持續評估哪裡是需求最高的地區,讓我們能夠及時應對。治療中心也需要分散各地,以能有效應對緊急情況。
 
 
無國界醫生緊急救援組自2006年起在尼日利亞工作,應對醫療緊急情況,包括腦膜炎及麻疹爆發。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