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指,隨著爭奪敘利亞城市拉卡(Raqqa)的戰鬥日趨激烈,市內及附近村落的居民須決定留下抵受猛烈轟炸,或穿越衝突前線和地雷區以離開拉卡。
 
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統籌倫德斯(Puk Leenders)說:「父母須下一個艱難的決定──留在拉卡讓孩子面對與日俱增的暴力衝突和空襲,或者明知他們須越過地雷區,或是有機會被困於槍林彈雨之中,仍然帶他們穿越衝突前線。」
 
下定決心離開「伊斯蘭國」據點拉卡的居民,仍然要面對伴隨著的難題。倫德斯說:「嘗試逃難的人會被罰,而通常只有付出巨額賄款的人才能離開。」
 
拉卡市一個65歲的男人說:「前往艾因伊薩(Ain Issa)的路上滿布地雷,我和另外五個家庭同行,花了兩個月才能離開拉卡。」他續說:「我在途中因空襲受傷,而我們在夜深逃離時,兩個小孩誤踩地雷受傷,其中一人傷勢嚴重。」
 
大部分逃離拉卡的居民都選擇往北走,前往較安全的地區,包括艾因伊薩、曼比杰(Manbij)、馬哈茂德利(Mahmoudli)、塔拉卜亞德(Tal Abyad),全部都在拉卡的120公里範圍內。不過,有些人選擇前往700公里外,敘利亞南部接壤約旦被稱作「伯姆(Berm)」的地區,但那裡幾乎沒有任何人道援助。
 
很多人在過去六年的戰爭中已多次流離失所,他們原本來自巴爾米拉(Palmyra)和代爾哈費爾(Deir Hafer)等的城鎮。醫療服務幾乎無法運作、當地缺乏人道援助、戰爭曠日持久和邊境被封閉令他們無法離開敘利亞,這些都使他們的健康狀況變得非常惡劣。逃離拉卡的旅程為他們虛弱的身體帶來沉重負擔。到達相對安全地區後,他們只能住在臨時帳篷。差劣的居住環境進一步危害他們的健康。
 
部分在近幾個星期離開拉卡的人住進了臨時中轉營,其他人則於附近城鎮如曼比杰、塔拉卜亞德、塔布卡(Tabqa)的外圍,在樹蔭下撘起帳篷。倫德斯說:「駕車駛過這些地區,你會看見帳蓬和難民散落各處,他們勉強能維持基本生存。」他續說:「我們看到的大部分是農夫,所以大部分人只帶著用以謀生的羊隻等和一些隨身物品逃離,不然就是除了身上衣物以外,身無長物。」
 
無國界醫生在流離失所者營地中設立了診所,同時在拉卡省和附近地區的數間醫院內工作,包括曼比杰、塔拉卜亞德、科巴尼/艾因阿拉伯(Kobane/Ain Al Arab)。隊伍為逃離拉卡和其他地方的人提供緊急醫療護理,也為兒童注射疫苗,以保護他們免受可預防疾病感染,同時降低傳染病爆發風險。在剛過去的一周,無國界醫生的團隊已為1,070名五歲以下的兒童注射疫苗,他們很多都從未接種過疫苗。
 
倫德斯說:「我們所見大部分人都患上急性水樣腹瀉和呼吸道感染。有些人因失去摯愛、面對極為難忘而痛苦的事件,並恐懼自己會在這些事件之中被殺,而出現心理不適。」
 
無國界醫生亦在接近前線的地區設立醫療穩定站,增加因戰鬥而受傷的病人的存活機會,同時轉介他們到無國界醫生支援、提供創傷及外科手術護理的醫院。
 
無國界醫生促請衝突各方和他們的盟友保證拉卡市內的平民受到保護,並確保逃離城市的人毋須冒生命危險也能到達較為安全的地區。無國界醫生促請敘利亞鄰國協調人道救援物資進入敘利亞,同時呼籲在敘利亞北部進行清雷行動。無國界醫生也呼籲國際援助組織增加向逃離拉卡的人提供人道援助。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