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指出,由於爭奪這座敘利亞東北部城市的戰鬥仍在進行,拉卡市內外生病及受傷的平民難以取得救命的緊急醫療。

「我們的病人說,有許多生病和受傷的人們正被困在拉卡市內,僅能獲得少量、甚至根本得不到醫療照護,同時也缺乏逃出該市的機會。」無國界醫生土耳其與北敘利亞的醫療統籌克拉蒙(Vanessa Cramond)說。「7月29日,在短短幾小時內,我們的團隊就治療了四個人,其中包括一個在逃離拉卡市時遭受槍傷的五歲孩子。我們非常擔心那些無法逃出的人們。

數量有限的病人設法從拉卡市逃出,並接受無國界醫生治療。他們說, 偷偷出境是逃跑的唯一方法,而這對人們獲得所需的緊急醫療照護造成了危險的延誤。

克拉蒙說:「有些病人被困在戰線後好幾天,甚至好幾週。如果他們夠幸運,他們還能在城裡得到一些基本的醫療照護。但當抵達我們的醫院時,他們的傷口常常都已被嚴重感染,被感染的四肢則幾乎不可能保住。相形之下,有些由拉卡市周邊村莊前來的病人,雖然情況緊急或身受創傷,卻反而能相對快速地穿越戰線。」

一位胸口被炮彈碎片所傷,並在失去7位家人後逃離拉卡市的41歲病人說:「在拉卡市,要是你沒死於空襲,也會死於迫擊炮炮火;要是沒被迫擊炮打死,也會死在狙擊手槍下;要是沒被狙擊手射死,也會被爆炸裝置炸死。假使你活下來了,也會陷入飢渴,因為城裡沒水、沒吃的,也沒有電。」在一場空襲後,他患的母親被困在倒塌建築的瓦礫堆下達15 小時。在被人從殘骸中救出來 後,她接受了一些基礎醫療照護,並能夠逃離拉卡市。

今年六月起,無國界醫生的醫療團隊在敘利亞東北已經治療了415 位來自拉卡市和其周邊村莊的傷患。大部分患者都是平民,因為急造爆炸裝置(IED,即土製炸彈)、地雷、未爆彈、炮彈碎片及槍傷而受傷。

至於在拉卡市之外的拉卡省,許多人開始返回自己的村莊,但戰爭帶來的影響依舊普遍。城鎮和村莊皆留有許多急造爆裂物、詭雷和未爆彈。

克拉蒙說:「城鎮裡仍有大量的爆裂裝置殘留,這讓人們無法回歸正常生活。比如在拉卡市北方的哈濟瑪,我們的團隊本週在當地一所學校裡重啟了一些醫療服務,但在發現該建築物內仍藏有地雷和詭雷後,團隊的工作便被迫暫停。」

在拉卡省和敘利亞東北部,無國界醫生是少數回應人們急迫需求的醫療組織之一。無國界醫生在戰線附近設有了八台救護車,在當地醫療機構的配合下,於拉卡市東部、西部和北部設有傷患集中點。無國界醫生還支援拉卡市外的一個高階醫療站,病人的傷勢能先在此獲得穩定,接著轉送到超過100公裡外的塔拉蔔亞德(Tal Abyad)或科巴尼(Kobane)的醫院。在安伊薩(Ain Issa)營區,無國界醫生團隊也維持一間診所的運作,同時在敘利亞東北部數個剛剛脫離伊斯蘭國(IS)控制的地區工作。

無國界醫生呼籲所有交戰方及其盟友保證對平民的保護,並允許其獲得醫療照護以及受戰傷者可以撤出戰區。無國界醫生並重申協助國際清除地雷組織進入敘利亞東北開展行動的重要性,如此居民才能重返家園,救援組織方能提供人們急需的人道援助。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