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7年12月27日以來,「革命正義軍」(Revolution and Justice,RJ)的成員 與中非人民解放運動(Moveme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the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 People,MNLC) 的士兵之間的衝突未曾間斷。該地區已有大約三萬人為躲避戰禍而逃往帕瓦(Paoua),他們講述了放火燒村、強索財物及對區內任何人的無差別襲擊,當地局勢依然極度緊張。
 
帕瓦外圍所有的醫療中心都已關閉,但只有13名傷患送抵醫院
 
去年12月27日戰事和襲擊開始以來,無國界醫生在帕瓦醫院的團隊治療了13名受害者。「若考慮到抵達帕瓦的流離失所者人數,以及他們告訴我們所發生極端暴力的事件,這數字實在太低。許多人提到有騎馬的軍人朝任何會動的人或東西開火,還有死傷者被留在灌木叢裡。我們十分擔心那裡的情況。」無國界醫生項目總管法蘭索瓦(Gwenola François)解釋。
 
33歲的農夫甘比(Léonard Gangbe)是其中一位成功抵達帕瓦醫院的傷者。當戰鬥爆發時,他和幾位鄰居從他們的村子逃向森林裡的一間房子。當他嘗試阻止幾個武裝份子偷走那些他從村子牽來的牛時,左臉頰被槍擊中,子彈穿透並撕裂他的鼻子及上唇。
 
由於爆發戰鬥,無國界醫生不得不中止在帕瓦周邊地區七間醫療中心的援助工作,而據報其中三間醫療中心曾被人搶掠。
 
暴力不間斷令地區不穩定
 
在過去一年裡,帕瓦的局勢較該國其他地區相對穩定,未受到戰鬥及暴力升級的影響。即使如此,當地人仍遭受廣泛和不間斷的暴力襲擊。
 
帕瓦地區瀰漫的暴力,不僅是敵對武裝派系交戰,針對平民襲擊,以及造成的死傷人數。暴力亦是由於政府當局無法在國內大部分地區維持治安,以及不斷擴大勢力、魚肉鄉民的武裝分子所釀成的。這些武裝分子以任何藉口苛徵雜稅,平民可能要付過路費,或是為了擁有牛群,甚至只因住在自己的家裡而付錢。37歲的喬西恩‧汪其安(Josianne Wankian)是九個孩子的母親,她的故事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目前住在帕瓦的喬西恩,來自距離帕瓦不過幾公里遠的村莊貝托柯米亞(Betokomia)。去年12月28日早上5點,她聽見離家不遠處的槍聲。由於有傳言說婦女不會受傷害,但男人則會立刻被殺,因此她的丈夫和13歲的兒子便逃跑了。當武裝份子前來索取金錢和食物時,只有她和其他孩子待在一起。喬西恩向一個賣羊的商人借了12,000中非法郎(18歐元),讓自己能帶著孩子毫髮無傷地離開村莊,並投靠她住在帕瓦的姐姐。
 
這早已不是喬西恩和她的家人第一次被武裝份子索取財物。去年年8月,他們甚至放火燒喬西恩的房子。「我丈夫是個農夫,我們有四隻牛,所以我們有辦法種更多農作物,並拿去賣以獲取更多收入。當武裝分子看見一間較像樣的房子,便來苛索食物、牛隻和金錢。他們更命令我們要繳五萬中非法郎(76歐元)的牛稅,另外要交12萬中非法郎(183歐元)以繼續住在自己的房子裡。我們沒有這麼多錢,便給了他們僅有的兩萬五千法郎(38歐元)。由於當時我們的房子還沒有屋頂,他們說等蓋好後就會再回來。但他們還是來偷我們的東西,以及放火燒我們的房子。在那之後,我和八個孩子在田裡住了好幾個月。當我們才開始重建在貝托柯米亞的房子,戰鬥在幾天前又重新燃起。」
 
帕瓦地區已有超過三萬人像喬西恩那樣逃離村莊,並和家人到鎮上尋求庇護,不過鎮裡也變得愈來愈不安全。鎮上每戶人家常常都收留超過40位流離失所者,如何提供足夠的飲用水和糧食很快將成問題。
 
無國界醫生自2006年起便在帕瓦工作,支援帕瓦醫院的急診室和小兒科病房,並確保帕瓦周邊七間醫療中心為兒童和孕婦提供基本醫療服務。無國界醫生現正於布里亞(Bria)、班巴利(Bambari)、阿林道(Alindao)、巴坦加福(Batangafo)、卡博(Kabo)、博桑戈阿(Bossangoa)、博吉拉(Boguila)、帕瓦(Paoua)、卡諾(Carnot)和班基(Bangui)提供人們醫療援助。自去年年初武裝衝突開始升級,無國界醫生必須調整多個救援項目,以應付受暴力直接影響的人的緊急需要。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