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指出,蘇萊曼尼亞(Sulaymaniyah)的國內流離失所者數十年來目睹暴力事件,飽受精神創傷。對他們而言,消除歧視和污名化是幫助他們復原的關鍵方法。
 
無國界醫生伊拉克項目總管布萊曼斯(Carla Brooijmans)說:「無國界醫生自2015年開始在蘇萊曼尼亞工作,當時,有大量的人為逃離城鎮的暴力而湧入該地區。」
 
「由於許多國內流徙者都目睹了創傷性事件,故此我們認為有需要支援他們的精神健康。同時,面對精神健康問題的人經常被歧視和污名化,許多人求助時感到難堪。」
 
「有個接受我們服務的婦女說,她最初很害怕來找我們,因為她的鄰居會說她瘋了。無國界醫生嘗試到每個帳篷探訪,並組織教育活動 ,以向整個社區說明精神健康問題,還有接受治療的重要性,以減少歧視。」
 
「雖然有些人對接受治療仍比較猶豫,但我們的確發現人們的態度有出現改變。這允許我們透過個別、小組、家庭輔導 ,來為有需要的人提供優質的護理 。
 
娜瓦爾是棲身於蘇萊曼尼亞外圍阿什蒂 (Ashti)營的流徙者之一,剛抵達就需要即時幫助。
 
「在衝突中,我們失去了一切。要離開自己的家園,對我們而言簡直是羞恥。營內的人很熱情地歡迎我們,環境也算不錯,但我們沒法說感到很高興,因為這不是有著自己種的大樹和養的蜜蜂的家園。」娜瓦爾說。
 
「我很沮喪,很難過,因為失去了親人,尤其是我的堂兄弟,其中三人被殺死。。我每週過去(無國界醫生)好幾次,並向心理學家解釋我所遭遇的問題。」
 
無國界醫生過去兩年來一直在蘇萊曼尼亞工作,組織最初在阿爾巴(Arbat)營為流離失所者 提供飲用水及衛生設施,之後更擴大項目,在阿什蒂營提供精神健康服務,以及支援蘇萊曼尼亞急症 醫院。
 
「當我們評估蘇萊曼尼亞地區的醫療需求時,意識到當地唯一的緊急 創傷醫院因國內流 離失所者求診人數急劇增加,不勝負苛,他們從每天收治400名病人變成800人,」布萊曼斯說。
 
「在蘇萊曼尼亞急 症醫院,我們主要是提高醫護人員的能力,以及讓醫院符合國際程序和標準 。我們還徹底翻新了急症室 和深切治療部 ,現時的設施比起以前有很大改善。」布萊曼斯說。
 
無國界醫生去年11月底結束在蘇萊曼尼亞的項目。隨著越來越多人重返家園,營中的家庭已減少至大約2,500戶。無國界醫生與營地管理方緊密合作,以將精神健康活動移交至那些會繼續在營中工作的當地組織。至於醫院方面,無國界醫生亦達成目標,既培訓了當地員工,並翻新了急診室和 深切治療部。
 
無國界醫生目前在伊拉克的不同省分工作,包括埃爾比勒(Erbil) 、迪亞拉 (Diyala)、尼尼微(Ninawa,或Nineveh)、基爾庫克(Kirkuk)、薩拉赫丁(Salaheddin)、安巴爾(Anbar)和巴格達(Baghdad)。組織仍會繼續評估伊拉克其他地區的情況,並在最有需要的地區設立新項目。
 
無國界醫生提供中立、不偏不倚的醫療援助,不分種族、宗教、性別或政治連繫。為確保組織的獨立性,無國界醫生在伊拉克的項目,並不接受任何政府或國際機構的資助,完全依靠來自世界各地的個人捐款來進行工作。
 
---------------------------------------
 
在社區進行精神健康教育,也被稱作心理教育,內容包括解釋精神健康問題的成因、辨識精神健康問題的徵兆和症狀、對於異常事件出現正常化的反應,以及教育人們可在哪裡接受治療。心理教育對於減少社區中的歧視和汙名化是必要的,從而使人們獲得相關支援與服務。
 
*我們更改了受訪者的名字,以保護她的隱私
 
 
閱讀更多︰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