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中旬以來,包括空襲和地面炮擊在內的激烈戰鬥在敘利亞北部急劇升溫,造成開戰以來最大的流離失所者潮之一。暴力事件日益增多,主要集中在哈馬(Hama)東北部,阿勒頗(Aleppo)南部和伊德利蔔(Idlib)省南部地區,對已遭受近七年衝突影響的人們造成又一次的沉重傷害。
 
數萬家庭向北逃往土耳其邊境,在寒冷的冬天裡,他們在此住進過度擁擠的帳篷或臨時住所。
 
37 歲的阿布‧穆斯塔法是6個孩子的父親,他在抵達土耳其邊境的城鎮薩爾馬達(Sarmada)時,幾乎身無一物。他和另外20個家庭一起湊錢,以每月約1,000美元的代價租了一小塊農地。
 
「我們別無選擇,我們需要能睡覺的地方。」他説。
 
這些家庭用鐵柱建起臨時住所,並用毯子和塑膠袋覆蓋骨架。住所裡沒有地板,無法保護他們免於接觸潮濕且結滿霜的泥巴地面。
 
「寒氣無孔不入。」阿布‧穆斯塔法 說。
 
這些家庭裡,許多只帶了很少的家當,甚至兩手空空地逃難;其他人則把自己的財物堆在卡車和農用曳引機上,搶救出農具、家電或其他貴重物品,以圖之後能賣掉換錢生存。他們說,這場大離散已讓許多村莊幾乎被遺棄了。
 
該地區正式的流離失所者營地已不堪負荷,迫使大部份國內流離失所者在其它160個大面積分散的臨時安置點中尋找避難所。他們住在臨時帳篷裡,每個帳篷有三、四個家庭;而大多數家庭平均都有六個成員。
 
在這些非正式營地裡,取得基本住所、衛生設施、食物、飲水和醫療護理的機會皆相當有限。當許多人道組織正縮減於敘利亞境內的行動時,又溼又冷的天氣,以及人滿為患的營地,都對情況的進一步惡化造成威脅。
 
無國界醫生流動醫療隊成員雅各布(Dr Mohammed Yaakoup)醫生,近期造訪了靠近土耳其邊境的拉赫曼(Al-Rahman)營地。最近有44個新的流徙家庭抵達此地,而該營早已有70個家庭落腳。快速膨脹的人口正使本已受限的營區容量更趨緊張。
 
雅各布醫生穆罕默德說,「這裡的醫療狀況真的非常艱難,呼吸道感染十分普遍。有些家庭在抵達這裡之前已跋涉了一週,每天就露宿馬路旁。」 
 
他續說,「許多慢性病患者已經一個月都沒吃藥,我們有許多糖尿病和高血壓病人。孩子們則已有多年未接種疫苗。」
 
醫療隊中的醫生,每天大約要提供45次問診,而助產士則約15次。
 
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亦分發衛生及冬季用套裝,包括毯子和絕緣床墊。到目前為止,這些用品已被發給了1,000多個家庭。無國界醫生也正提供額外支援,包括捐贈醫療用品,以提升該地區一些重要醫療設施及緊急轉診病患的能力。組織還透過提供燃料及維修保養,以支援該地的救護車服務。
 
在接下來的數週,無國界醫生團隊會擴大疫苗外展計劃,並與其他組織協調,設法有效地繼續向最有急迫需求的人分發救援套裝。
 
與此同時,空襲依然持續,正迫使那些被趕出家園的人再次逃難。
 
無國界醫生北敘利亞項目經理坎糾(Zuhair Kanjou)說,「我們訪問的一個安置點在數天後遭到襲擊,人們被迫再次逃離。」
 
他續說,「他們住的那些臨時住所根本不適合人居,一下雨就淹水,且泥濘不堪。那裡的狀況很悲慘。」
 
---------------
無國界醫生在敘利亞北部直接運作五間醫療機構及三個流動診所隊伍,與另外五間醫療機構進行合作,並在那些組織團隊無法直接工作的地方,為敘利亞全境大約50間醫療設施提供遠距支援。在受支援的機構中,並無無國界醫生的工作人員。因為未獲得伊斯蘭國領袖導就安全和尊重我們不偏不倚原則的保證,無國界醫生在敘利亞的活動不包括由伊斯蘭國控制的地區;而在敘利亞政府控制地區,由於申請迄今尚未獲准,無國界醫生也無法在此工作。為確保能獨立於政治壓力之外,無國界醫生在敘利亞的工作並無獲得任何政府的資助。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