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敘利亞西北部項目總管阿文薩 (Omar Ahmed Abenza)概述了這個動盪地區的當前局勢。
 
「2月8日,在敘利亞西北部伊德利卜(Idlib)地區的密許米珊(Mishmishan),一間醫療中心遭受空襲。對這個動盪地區來說,這是邁向災難的另一步。這次轟炸無疑令人憤慨,絕對不能容忍。令人悲哀但不可否認的事實是,在敘利亞西北部平民身處的地區,尤其是醫療設施正遭受襲擊。儘管在長達七年的武裝衝突中,類似的空襲不斷發生,但現時空襲的密集程度正處於新高,這是另一個警號。
 
無國界醫生支援密許米珊醫療中心的疫苗接種運動。2017年下半年,當地的疫苗接種隊為超過一萬名孩童提供疫苗注射。但這項服務目前已被迫中止,醫療中心所在之處、亦是曾經進行疫苗接種運動的地方遭嚴重破壞,庫存的疫苗及維持疫苗低溫所需的冰箱,全都被摧毀了。
 
大量家庭從爆發激烈衝突的南部和東部逃到這裡,許多脆弱不堪的流離失所者並不知道醫療中心提供疫苗接種服務,或預設戰時沒有相關服務,甚至是知道服務存在,但害怕前往像密許米珊這類醫療中心,這都是無國界醫生支援該疫苗接種隊進行外展工作的原因。醫療中心被轟炸的那天早上,該隊正在附近的村子裡進行疫苗接種運動,那些隊員以及原本得在醫療中心排隊等待注射的父母和孩子,也許就因為這幸運的巧合而倖免於難。
 
但對於因空襲而死的六名病人及病人照顧者來說,這算不上是安慰;對於17名傷者亦然,其中三人是醫療中心的醫護人員。我們向遇難者的朋友和家屬致以最深切的慰問,並希望傷者能夠早日康復。
 
這樣的情況也帶出了傷者將能在何處獲得治療的問題。每次醫療設施遭到轟炸,都會造成嚴重的連鎖反應。譬方說,位於古納亞(Qunaya)、無國界醫生正提供全面支援的轉診醫院,工作人員就對密許米珊的狀況感到極度緊張,這亦可以理解。為了盡量不讓醫護人員和傷病者受到襲擊,古納亞醫院的管理者只能縮減服務、著情況不太嚴重的傷病者出院回家,並僅靠一支骨幹的醫療隊維持急診室和手術室的運作,其他服務被迫暫停。
 
每次在醫院或診所遭遇襲擊時,這種骨牌效應都會引發軒然大波,結果便是當更多人有著更大醫療需求的同時,仍然運作或可及的醫療服務卻越來越少,這肯定是個惡性循環。那些仍然運作的醫療設施已不堪重負,診斷往往倉促進行,導致更容易出錯,對情況較嚴重的傷病者來說,亦沒有太多轉介的選項,或甚至不可能安排。因此,越來越多人的傷勢或病況變得更加嚴重,對更先進醫療護理的需求大增,使這些服務更見不足。
 
我們的流動醫療隊在流離失所家庭的落腳點工作,看到了這一情況。這些家庭在寒冷中避難、擠身帳篷裡,有人還曾赤腳走了幾十英哩以躲避戰鬥或轟炸的威脅。他們當中最普遍的醫療需求是呼吸道感染,和像糖尿病及高血壓等慢性病。若他們得不到照顧,病情將會惡化,而慢性病最終會危及性命。無國界醫生的流動醫療隊盡量治療他們所能找到的病患,但數十萬的流離失所者分佈在伊德利卜北部不同地區,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看到醫生或護士。
 
一個本已很糟的情況,現正變得越來越惡劣,而要求避免襲擊平民地區和醫療設施等民用建築,則是避免災難的第一步。」
 
-----------------
無國界醫生是支援密許米珊醫療中心的幾個組織之一,曾捐贈醫療用品和藥品,該中心內並沒有任何無國界醫生工作人員。去年12月,另一個組織接手向該中心捐贈物資,無國界醫生於是轉為支援該中心的疫苗接種服務,協助培訓負責疫苗接種的工作人員,為他們提供補貼,並為該中心提供裝備及疫苗。而在伊德利卜其他地方,無國界醫生有三支流動醫療隊,由組織的醫護人員直接提供援助,並根據情況向流離失所者分發禦寒及衛生用品。無國界醫生還與古納亞醫院建立了全面支援的夥伴協議,並為該地區的其他醫院及醫療中心提供不同程度的 遙距支援。
 
在伊德利卜省南部,敘利亞政府軍及其盟友正和反對派武裝部隊激烈交戰。在戰線後方的伊德利卜中部和北部,空襲擊中醫療設施 等民用建築,加深了因戰禍迫近自己村鎮而倉皇逃難的人們所面臨的危機。自去年12月起,再有數萬家庭試圖在早前湧入伊德利卜省北部的數十萬流離失所者當中尋找棲身之所。許多人沒有帳篷,並試著與其他家庭擠在一起,人們的健康狀況正在惡化。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