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尼‧尼古拉,護士、無國界醫生比利時行動中心行動總監
 
敘利亞東高塔的大部分人都住在地下,醫療照護逐漸在地下室裡進行,那裡發生的事情無法承受白天的日光照耀。
 
最近,我跟一位於東高塔醫院工作的總監對話,那所醫院從2013年起接受無國界醫生支援。傾談期間,我坐在安全的布魯塞爾辦公室,隨著她描述自己與同事們艱苦掙扎奮鬥的細節時,我的不安感油然而生。
 
這位年輕、有自信的醫生解釋,過去五年的圍困、斷斷續續的轟炸和炮擊令人非常難熬,但仍不及上個月的狀況。她坦言,她幾乎無法以言語描述那情況。她的醫院原是由一棟五層樓的建築物改建而成,但如今只能使用地下室,因他們認為那裡或許會在炮擊或轟炸時發揮保護作用。
 
在地下室裡,他們設置了數間手術室,但距離最近的深切治療部門卻在幾公里外,而且前往的道路非常危險。該名醫生告訴我,前一天在醫院附近發生轟炸後,造成七人死亡,當中包括三名兒童,同時有30位傷者被送到她的醫院。
 
當我們傾談時,她疲憊不堪。她和同事們在過去24小時裡,以有限的設備和物資完成了17個大手術,包括一般、骨科及血管手術。我問她,傷者的狀況如何,她說其中一個病人死了;但並非只有壞消息,其他16名傷病者的情況已穩定。
 
她告訴我輸血是所面對的最大困難之一。他們與中央血庫相距僅7公里,但在激烈的轟炸和炮擊下,那距離就像70公里那麼遠,他們根本無法前往。在她的醫院裡,醫生在輸血前只能做最基本的檢查,而且他們的血袋存量已耗盡。
 
大多數居民已經遷居地下室或臨時防空避難所,封閉的空間內,生活條件極不健康。但醫生說,她不得不將正常的應診次數減到最低,以保持應付危急情況的能力。
 
這場戰爭及其影響是極其嚴重的。在衝突開始的首兩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療設施每日接收超過300名傷者及70多名死者  。組織在該地區支援的15個設施曾被轟炸或炮擊擊中,而我們一直以來支援的醫護人員中,有四位已經喪生,另有20人受傷。
 
敘利亞明顯陷入全面戰爭的局面,但有部分細節仍不明朗。這些不明確的內容都指出這場衝突不只是規模龐大,而且非常「骯髒」。我們無法確認一位被帶到我們支援設施裡治療的病人詳情,他呼吸困難,而且出現接觸化學品後的症狀;受槍傷的病人接受了我們支援的醫護人員治療後,聲稱自己在反對派控制的地區裡,被狙擊手當成目標,但我們無法確認其真偽。
 
無國界醫生在東高塔的醫療物資儲備逐日遞少,我們可以做的,是努力確保能最有效地使用剩餘的庫存。我們也可以向各交戰方及其支持者重申我們的請求──被困在東高塔內的平民既不是合法的攻擊目標,也不是戰爭勝利的消耗品。當地人不應被反對派當作人質,也不能被敘利亞領導的聯軍當成發動軍事行動的藉口。
 
當該名醫生準備回到病人身邊時,她形容情況非常危急,她的團隊已筋疲力竭,難以入睡,因為總會被衝突或湧入醫院的傷病者吵醒。由於食物份量很少,甚至完全沒得吃,結果他們都變瘦了。她說︰「這一切必須結束,我們不能繼續目睹孩子們死去。」
 
當地醫生和護士都瀕臨崩潰,但他們仍盡最大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這令我們所有人感到慚愧。對於這一切,我已經無言以對,深深印在我腦海的是從黑暗和充滿恐懼的地下室醫院傳來的明確訊息──這一切必須結束。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