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期間,被地雷、餌雷和爆炸物所傷的病人數量倍增,其中一半受害者是兒童,有些年僅一歲。
 
隨著更多人於拉卡(Raqqa)、哈塞克(Hassakeh)、代爾祖爾(Deir ez-Zor)省的戰事平息後回家,這個驚人的趨勢相應浮現。
 
無國界醫生緊急呼籲所有國際及當地的相關組織和團體,加快和擴展清除地雷行動,以及地雷風險教育的活動,並改善在代爾祖爾省遭爆炸裝置炸傷的傷者獲得救命醫療護理的情況。
 
無國界醫生在敘利亞的項目總管伊達(Satoru Ida)說︰「病人告訴我們,地雷、餌雷和其他簡易爆炸裝置被放置在田地裡、道路旁、屋頂上,還有樓梯下。據報告,當流離失所者在數月或數年後第一次回家,家居用品如茶壺、枕頭、煮食鍋、玩具、空調和雪櫃 也被安裝了爆炸裝置。」
 
在敘利亞東北部,無國界醫生支援兩間醫院:一間在塔勒艾卜耶德(Tal Abyad),接收的傷者大多來自拉卡省;另一間醫院位於哈塞克,是少數處於代爾祖爾省居民可及範圍,且仍然運作的免費二層醫療護理設施。接近75%的來到哈塞克醫院的病人均來自距離6小時車程之外的代爾祖爾省。
 
僅在2017年,代爾祖爾的暴力事件便導致至少25萬4千人逃亡,平均每人流離失所達三次之多。這人口流徙的數量是該年敘利亞各省份之最。
 
縱使有些人已回家,大部分人仍然流離失所,並期待盡快返回家園,有時並不知道危險正等待著他們。清雷專家擔心數十萬爆炸裝置依舊散落在代爾祖爾的學校、醫療設施以及農田裡。他們的憂慮是基於從其他省觀察到的情況和最近事故所得的資訊。
 
伊達續說︰「這是在跟時間競賽。人們正在趕回實際上已經變成地雷場的家裡。如果沒有進一步行動,我們將會看到爆炸受害者增加的後果。此外,代爾祖爾的醫療系統癱瘓,最近的醫療設施都在幾小時車程之外。每一分鐘都很寶貴,如果傷者沒有當場死亡,在大多數情況下,病人接受醫療護理的延誤正是決定病情嚴重程度及復原難度的關鍵。」
 
清雷行動很迫切,但是地雷風險教育也應該擴展,以便尋求回家的人們能夠在知情的情況下作出決定,學會識別和避開爆炸裝置,知道在裝置爆炸後應作出的即時舉動,並在事故發生時能施行急救。
 
與此同時,代爾祖爾和敘利亞東北部其他地區中被爆炸裝置炸傷的受害者獲得緊急(很多時候是救命的)醫療護理的情況必須改善。
 
伊達強調:「這些爆炸裝置不會選擇目標,不會尊重和平條約或者停火協議;在衝突結束後,還可以隱藏數月甚至數年。它們即使沒有殺人,也會毁掉受害者及其家人的生活和生計,透過令他們肢體殘障而陷入貧困。」 
 

 
無國界醫生在哈塞克支援的醫院,是距離代爾祖爾最近,且仍維持運作的免費二層醫療護理設施。因此,這間醫院成為分析最受地雷威脅地區現況的可靠資料來源。
 
無國界醫生在四個半月內接收了133名被地雷和餌雷炸傷的傷者 ──平均每天有一宗個案。自2017年底開始,被炸傷的人數目顯著增加,從11月的17人、12月的39人,上升至1月的41人。從2月初到3月14日,共有36名傷者 在醫院接受治療。
 
受地雷、餌雷及類似爆炸物所傷而送入無國界醫生於哈塞克支援的醫院的病人當中,有超過75%來自代爾祖爾,他們主要來自阿布哈曼(Abu Hamam)區,還有哈金(Hajin)、濟班(Dhiban)和加拉尼須(Garanish)等。
 
根據聯合國的國內流離失所者追蹤系統,在2017年,代爾祖爾是敘利亞人口流徙數目最高的省份,共逾80萬次流徙,佔了敘利亞全國人口流徙總次數的三成。聯合國同時推算,至少有25萬5 千人從代爾祖爾省向外流徙。即是平均每個人在2017年間流離失所達三次。
 
無國界醫生於敘利亞東北部(哈塞克、代爾祖爾、拉卡)的活動:
無國界醫生除了直接支援哈塞克的醫院外,最近也開始支援代爾祖爾的一所公共醫療設施,包括提升當地人員的能力和捐贈藥物及其他物資。我們的隊伍持續探索為代爾祖爾,甚至敘利亞東北部地區的傷者提供緊急救命醫療護理的各種方法。
 
在拉卡(Raqqa)省的塔勒艾卜耶德(Tal Abyad),無國界醫生為當地一所醫院的兒科、婦產科、急症室、外科、疫苗、門診部、住院部、地中海貧血與精神健康科提供支援。
在拉卡市之外,無國界醫生正運作一間基層醫療護理診所與八支流動疫苗接種隊,為拉卡市及全省的返鄉者提供基本的醫療護理。
 
2017年11月,拉卡市內戰火平息之後,無國界醫生透過一個基層醫療護理部門及穩定站,向返回市內的人們提供醫療援助。
 
在敘利亞的其他地區,無國界醫生與5間醫療設施合作,而在敘利亞境內無國界醫生無法長期駐點的地區,組織為約25個醫療設施提供遙距支援。為確保不受政治壓力影響,能獨立提供支援,無國界醫生在敘利亞的工作並不接受任何政府的資助。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