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戰爭持續,即使戰線移動、控制權改變,病人對醫療護理的需求也不會因而改變。無國界醫生被拒進入敘利亞長達7年之後,再一次要求敘利亞政府批准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進入全國各地,不受區域限制地醫治有急切需要的敘利亞人。
 
其中一個例子是敘利亞政府在經過多年的圍攻和暴力攻勢後,從反政府武裝組織手中取得東高塔的控制權,但留在該區的人們仍對醫療護理有一定需求。
 
無國界醫生總幹事尼古拉(Meinie NICOLAI) 表示:「三月時就東高塔控制權展開的攻勢對人們造成心理及生理創傷,其嚴重程度已超乎我的想像。在展開攻勢的首16日,無國界醫生支援的設施錄得超過5,600名傷者。經過長年的圍困,東高塔的男女老幼都有非創傷的醫療需求,由慢性病到傳染病,如肺結核等。受影響的人數及對援助的需求程度反映這些病人需要得到大量而緊急的醫療護理,不論該區的控制權在何方。」
 
無國界醫生的救援工作是只是基於病人的需要,組織於2012年開始,透過支援東高塔的醫療設施,為病人提供醫療護理。無國界醫生確認意願後,已作好準備參與當地正在推行的醫療應對措施,並就此要求官方授權。相關要求並不只局限於東高塔。任何只要經過獨立評估後證明有醫療需要的地方,或獲得許可進入的地區,而且能夠確保有適當的工作環境,無國界醫生都會考慮到當地進行醫療救援工作。只要證明有明確的醫療需要,組織援助的地方可包括政府控制範圍以外的地方、最近由政府控制的北霍姆斯地區,以及由政府控制的其他鄉郊或城市地區。 
 
尼古拉指出︰「無國界醫生在提供治療時遵守醫療道德,僅根據醫療需求為基礎提供治療,而不以病人的政治觀點或從屬關係為依據。因此,我們的要求是提供醫療援助給病人,無論他們是住在政府控制地區,還是住在政府控制範圍以外的地區。我們的行動只基於病人的需要,而非根據戰爭的政治局勢。」
 
自2011年5月以來,無國界醫生一直與敘利亞政府接觸,要求獲得許可,以和衛生部及敘利亞紅新月會一起提供醫療援助。然而我們從未得到允許。隨著敘利亞政府控制範圍以之外的需求不斷增加,無國界醫生選擇在未經政府許可的情況下,在政府控制範圍外展開醫療活動,但工作方式是完全透明的。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曾發過一封正式信件,通知敘利亞政府這個決定,並持續要求其授權組織在敘利亞全國展開工作。
 
因進一步的討論促使無國界醫生在2013年與敘利亞阿拉伯紅新月會簽署了一項諒解備忘錄,內容是關於在大馬士革的孕產婦保健項目。但因無國界醫生的救援人員從未獲批敘利亞的工作簽證,令該項目一直無法推行。經過再次協商後,無國界醫生於2016年在大馬士革的另一場會議中,提出直接在政府控制地區展開工作的具體計劃。儘管有幾位高級官員同意,但由於敘利亞政府再度未能批核簽證,該計劃依然無法實行。
 
2016年後期在阿勒頗(Aleppo)東部的戰鬥中,無國界醫生提出一項方案,計劃派遣一架運載醫療物資的貨機前往當地,並協助那些需被送出城外、前往阿勒頗西部的傷者和流離失所者。無國界醫生並未收到政府任何回應。最近,無國界醫生於2018年4月向外交部重新提交正式要求,但尚未得到答覆。
 
尼古拉續說︰「無國界醫生在全球超過70個國家工作,有將近50年常在衝突或者衝突後的環境下提供醫療護理的經驗。無國界醫生可以動員大量相關醫療資源。我們可以在全球範圍內動員有經驗的工作人員,與敘利亞的醫護人員並肩工作,我們可以帶來自己的設備,不會給敘利亞的醫療設施帶來負擔。如果得到許可,我們能在數天內就開始工作,而且可與其他敘利亞及國際醫療提供者一起帶來很大的益處。如果我們的要求再度被駁回,我們將繼續在我們能工作的地方盡力而為,因為目前在敘利亞有大量人群極度需要醫療護理。」
 
---------------------------------------------
無國界醫生自2012年開始在東高塔(eastern Ghouta)地區提供醫療護理。因為無法在現場工作,該醫療人道救援組織從境外支援敘利亞籍醫護人員在當地工作:提供醫療物資;資助醫院和診所工作人員的工資;為公共衛生問題、大規模傷亡應對,以及醫院和藥房的管理提供指引;當醫生和醫療從業者遇到的情況或病理超出了常規醫療培訓範圍時,為他們提供專業醫療建議。
 
無國界醫生亦在敘利亞其他地方提供醫療護理,在能夠通過協商進入的北部地區開設或直接支援6間醫院和7間醫療中心,並運作6支流動診所隊伍和6支疫苗接種團隊。另外,在敘利亞境內無國界醫生無法長期駐診的地區,組織持續為約25個醫療設施提供遙距支援。
 
截至目前,因為無國界醫生進入敘利亞全國各地的要求還未獲准,組織在當地的活動只在敘利亞政府控制範圍以外的地區進行。為了確保不受政治壓力影響,能獨立提供支援,無國界醫生在敘利亞的工作並不接受任何政府的資助。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