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指出,獨立的人道機構至今仍被阻止進入若開邦(Rahkine)北部,以援助當地的脆弱社群。該地的醫療和人道援助供不應求,情況令人憂慮。
 
2017年8月11日,無國界醫生失去在若開邦北部進行醫療活動的許可。兩週後,羅興亞救世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ARSA)展開襲擊,緬甸軍隊也緊接其後採取「清剿行動」,其後的一年以來,無國界醫生依然未能在該區展開救援。
 
無國界醫生在緬甸的行動經理格里斯(Benoit De Gryse)說:「若開邦北部一直缺乏獨立評估,意味著沒人能全面了解當地的情況,以及當地對醫療和人道援助的需求。」無國界醫生多次請求緬甸政府授予必要的旅行和活動許可,以便為有需要的人們提供醫療照護,但繁複的行政程序使相關要求不可能實現。格里斯續說:「無國界醫生再次請求緬甸政府,立即准許所有獨立和不偏不倚的人道工作者,能不受阻礙地進入若開邦北部,以評估和處理當地人的醫療需求。」
 
無國界醫生於1994年起,在若開邦北部為所有人群提供醫療服務。至2017年8月11日,救援被迫中止。當時無國界醫生正在當地運作四間初級診所, 每月平均提供超過1.1萬次初級醫療和生殖健康門診服務, 並為需要住院治療的病人提供緊急交通和其他協助。惟其中三間診所其後被燒毀。
 
2017年8月25日以來,已有超過70萬名羅興亞人因針對性的暴力而被迫逃離若開邦北部,很多地區成為空城。目前仍有55至60萬的無國籍羅興亞人滯留在若開邦。格里斯又說:「必須全面和獨立地評估滯留在若開邦北部的羅興亞人、若開族人和其他少數族群的醫療需求。」
 
儘管無法進行醫療活動,無國界醫生仍有工作人員在孟都鎮( Maungdaw)駐點。我們的醫療隊不斷聽到羅興亞人社區難以獲得醫療服務的情況。穆斯林病人的行動自由持續受限,且無法負擔醫療費用。
 
有當地人最近幾個月為了母親而跑到孟加拉求醫,最終他的母親在孟加拉去世。他告訴無國界醫生:「我們不能去實兌(Sittwe)或仰光(Yangon),所以跨越國境去孟加拉是唯一的選擇。這段路程非常危險。如果我能把母親的遺體帶回村裡舉行葬禮,並和我的父親葬在一起,我會很滿足。但在目前的形勢下,這不可能實現。如果之前能在這裡找到專科醫生為我的母親治療,那麼我們根本不需要去孟加拉。」
 
緬甸政府聲稱人們的醫療需求已經得到滿足,但在人道救援機構被嚴格限制進入若開邦北部下,意味缺乏獨立的消息來源以反映緬甸當地的情況。格里斯說:「人道救援機構能否進入該地區,對於了解當地的實際情況是至關重要的。在缺乏可靠消息的情況下,我們無法對情況進行評估。」
 
---------------------------------
無國界醫生持續在若開邦中部的實兌區提供初級醫療照護和緊急轉診服務。在緬甸其他地區,無國界醫生在撣邦(Shan)、克欽邦(Kachin)、仰光(Yangon)、那伽(Naga)自治區和德林達依(Tanintharyi)省繼續展開醫療項目。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