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意大利政府公然的經濟與政治壓力下,巴拿馬海事局(PMA)被迫宣布撤銷搜救船「Aquarius」的註冊,對此共同運作「Aquarius」的「SOS MEDITERRANEE」和無國界醫生感到震驚。「Aquarius」作為地中海上唯一一艘非政府搜救船,相關決定迫使數百名渴望抵達安全之地的男女老幼,溺水而亡,並對「Aquarius」的人道任務造成重大打擊。兩個組織都要求歐洲各國政府透過向巴拿馬當局申明,意大利政府所指的威脅是沒有事實根據,或立即發出允許航行的新指示,令「Aquarius」能夠繼續執行救援任務。
 
9月22 日(周六),「Aquarius」救援團隊獲悉巴拿馬當局的官方通知,指出意大利當局強烈要求巴國海事局針對「Aquarius」「立即採取行動」,對此團隊感到震驚。該通知解釋:「很不幸地,『Aquarius』必須被排除在我們的註冊名單外,因為其意味著對巴拿馬政府、抵達歐洲港口的巴拿馬船隻不利的政治問題。」儘管「Aquarius」符合所有航行標準,且完全合乎巴國對註冊船隻的嚴格技術規範,「Aquarius」仍收到了上述的通知。
 
「SOS MEDITERRANEE」與無國界醫生強烈譴責這些行動,意大利政府即使明知此舉的唯一後果是人們將繼續死於海上,且將沒有目擊者在場統計死者人數,仍堅持相關決定。
 
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經理克萊爾(Karline Kleijer)說:「歐洲領袖們似乎對採取越來越惡毒和羞辱人的策略毫不内疚,以犧牲人命來為換取自己的政治利益。過去兩年來,歐洲領袖們聲稱人們不該死在海上,同時卻採取危險和見識淺短的政策,令地中海中部和利比亞的人道危機陷入新低。只有歐盟各國允許「Aquarius」和其他搜救船繼續提供救生援助,並見證前線迫切需要的情況,否則無法結束這場悲劇。」
 
今年年初起,已有超過1,250人在企圖跨越地中海中部時溺斃。企圖渡海者溺斃的機率是2015年時的三倍。由於當局或聯合國機構無法目擊或記錄所有溺斃者的情況,真正的死亡數字恐怕更高。這種漏報在9月初的沉船事件中便有所體現,該次事件中估計最少有100人溺死。
 
同時,受歐洲資助的利比亞海岸防衛隊,持續在意大利、馬爾他和利比亞之間的國際水域,進行越來越多的攔截,並拒絕按照國際海事和難民法的要求,讓倖存者們在安全地點下船。相反的是,這些弱勢社群被送回條件令人咋舌的利比亞拘留中心,其中一些正受到的黎波里(Tripoli)衝突區的激烈戰鬥影響。
 
「SOS MEDITERRANEE」的副主席博(Sophie Beau)說:「蘭佩杜薩島(Lampedusa)的悲劇五年後,當歐洲領袖稱『永不再發生』,且意大利啟動了該國第一次大規模搜救行動時,人們仍冒著生命危險逃離利比亞,地中海中部的死亡人數亦在飆升。歐洲不能放棄其基本價值觀。」
 
「Aquarius」團隊在地中海中部進行積極搜救行動時收到巴拿馬海事局的通知。於過去三天,「Aquarius」已援助了兩艘遇險船隻,並收容了58名生還者,其中許多人因為海上旅程及在利比亞的經歷而承受心理創傷。根據國際海事法,這些人應緊急被載往安全地點登陸。「Aquarius」目前及過往進行的所有搜救行動,都完全跟從各國海事協調中心指示,並遵循國際海事公約,維持完全的透明度。
 
「SOS MEDITERRANEE」與無國界醫生要求歐洲各國政府透過向巴拿馬當局保證意大利政府所指的威脅是沒有事實根據的,或立即發出可讓船隻航行的指示,以允許「Aquarius」繼續其搜救任務。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