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月1日,剛果民主共和國東北部的北基伍省宣布爆發伊波拉疫情,這是該國爆發的第10次伊波拉疫情,亦是今年的第二次。在該國衛生部的抗疫的計劃下,無國界醫生迅速採取行動。目前疫情尚未受控,新病例出現在這次疫症源頭數百多公里外的地方。雖然疫區持續的衝突對抗疫工作帶來額外的挑戰,但至今疫情的應對工作是即時的,治療上一些創新的方法或有助使抗疫工作更有效。
 
這次疫情首宗病例在北基伍省貝尼(Beni)西北部的一個小鎮曼吉納(Mangina),病毒隨後散播到該省其他地方,並蔓延至與北基伍省北部毗鄰的伊圖裡省(Ituri)。至今已通報的病例有181宗,其中146宗經實驗室檢測確診染上伊波拉,80人死亡,50人已經痊癒。
 
「確診的伊波拉病例數目並沒急升,但疫情仍然令人憂慮。貝尼和布騰博(Butembo)等大城市都有確診患者,但這兩個地方距離疫症的源頭很遠,靠接烏干達邊境,使疫情難以控制。與過去所有的伊波拉疫情一樣,我們很難預測這次疫情將會怎樣變化,但我們準備好當新病例出現時作出應對,並為衛生部提供支援。」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統籌賽利(Laurence Sailly)說。
 
無國界醫生與衛生部合作,在北基伍省的曼吉納和布騰博,以及伊圖裡省靠近烏干達邊境丘米亞 (Tchomia)的伊波拉治療中心內醫治病人。丘米亞的伊波拉治療中心是當地通報了一個新確診的病例,以及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隊到場調查後迅速設立的。無國界醫生同時在受影響城鎮之間展開健康教育活動,並採取感染防控措施以保障當地的醫療設施。 治療上的一些創新方法或能起到重要作用,以更快,更有效應對疫情。例如,無國界醫生現時在伊波拉治療中心內設立實驗室,檢測懷疑患者的血液樣本,使救援隊能夠對患者不斷變化的醫療狀況作出更快的反應。
 
這也是5種研發中的新藥首次用於治療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伊波拉患者,而有了即場實驗室檢測能力,意味著新確診的病人可在確診後24小時內獲給予新藥。在丘米亞 ,當首宗病例通報時,伊波拉治療中心並未設立,該名患者於72小時內接受治療。伊波拉患者的死亡率非常高,約為五成:這些新藥有機會提升病人的生存率。「教人積極的是,這五種藥似乎很有希望,即使目前還沒有科學證據證明任何一種新藥對伊波拉患者的療效,但亦代表治療向前邁進一大步。我們既可為伊波拉患者提供有機會挽救性命的藥物,同時準備進行臨床測試,可望確定藥物的療效和安全性。」無國界醫生伊波拉專家克萊克(Hilde De Clerck)宣稱。
 
由於剛果民主共和國這地區的人口稠密,加上人口流動和貿易頻繁,故此難以確認和追踪所有活躍的傳播鏈。 「成功控制疫情的潛在關鍵在於快速應對。一旦發現確診的伊波拉病例時,我們就會盡快派出一支小型跨部門的快速應對團隊(包括護士、流行病學家;後勤人員、健康教育推廣員和醫生),到出現新病例的地點工作,為可能需要更大型的應對行動做好準備。」 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統籌賽利說。在洛圖(Luotu) 和丘米亞 出現首宗確診病人後,無國界醫生立即派遣這種小隊前往當地。
 
隨著這次疫情宣布開始,伊波拉疫苗(rVSVDG-ZEBOV)的接種運動很快便展開。世界衛生組織和該國衛生部正為曾與伊波拉患者接觸過的人士接種疫苗。除此之外,無國界醫生亦展開疫苗接種運動,特別是向前線工作人員(醫護人員,參與喪葬的人員和宗教人士)提供疫苗接種,他們感染病毒的風險較高。到目前為止共有13,750人接種了疫苗。
 
雖然抗疫行動正在制定新方法,但伊波拉應對措施既有的支柱仍然相當重要。在這個局勢不穩定地區,救援隊的行動有時會很困難,但調查警報病例和追踪曾與伊波拉患者接觸過的人士的工作,繼續發揮重要作用,尤其是新病例出現的地域分散,增加應對疫情的複雜性是毫無疑問的。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