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項目經理賽甘(Caroline Seguin)論及近期多個關於也門饑荒的警告。該國已經歷了近4年的戰爭。
 
 
一個月之前,救助兒童會發佈了一篇新聞稿,警告520萬在也門的兒童面臨饑荒風險。未幾,聯合國警告這可能會是「100年來最嚴重饑荒」,也門真的處於饑荒邊緣嗎?
 
饑荒的定義是指大規模的人群,包括成年人和兒童都受到影響,並且有人死於食物供應不足以及因食物短缺引發的疾病。嚴重急性營養不良的比率和死亡率都非常高,例如1984的埃塞俄比亞饑荒、1998年的南蘇丹饑荒,以及2002年的安哥拉饑荒,而更近期的例子有2016年在尼日利亞北部偏遠地區爆發的饑荒。然而,無國界醫生在哈杰省(Hajjah)、伊卜省(Ibb)、塔伊茲省(Taiz)、阿姆蘭省(Amran)以及薩達省(Saada)的項目治療營養不良的兒童時,並沒有看到上述情況。而且,從我們在這些地區支援的醫療中心收集得來的數據,也並沒有顯示某些區域出現饑荒,或者饑荒即將發生的跡象。
 
這些饑荒的警告有什麼根據?
 
在也門工作的人道工作者沒有可能全面了解全國的營養不良情況。聯合國機構和非政府組織都無法展 開能提供所需資訊的大規模營養調查,因為這些機構和組織仍然無法前往該國很多地方。這歸咎於安全問題,例如空襲和戰鬥,但也有行政和政治原因,因為能否前往這些地方需視乎當地地方政府的態度。所以目前並無有力數據足以宣告瀕臨饑荒 ——正如我們不知道死亡人數,這個數字自2016年8月以來一直都沒有變過,一直停留在10,000人,是個不斷重複的數字。也門的現實完全失真,部分原因是政府嚴格控制記者入境,因此能前往該國的記者很有限,媒體只能附和難以核查的事實和數據。
 
 
也門的現實完全扭曲,部分原因是政府嚴格控制記者的入境,因此能前往的記者很有限。媒體只能附和難以核查的事實和資料。
 
我們在前線的團隊看到了什麼
 
關於營養不良,我們通常看到年幼的兒童患上嚴重急性營養不良,常常是因為他們太早斷奶,或者是因為他們已 有的疾病導致營養不良。我們用營養豐富的治療食品來醫治 這些營養不良的兒童,用藥醫治引起營養不良的疾病。但是,有一些地方的嚴重急性營養不良的比率正在增加。根據我們在海米爾(Khamer)的醫院收集的數據,阿姆蘭省的情況正是如此。例如,2018年9月住院的營養不良兒童是去年同期的兩倍。但是在全國範圍內,各地情況有所不同。
 
我們看到人們的生活條件普遍惡化。人們很難去到醫療中心,因為這些醫療中心不是在戰火中被摧毀,就是因2016年8月以來醫護人員一直被欠薪離開工作崗位而無法正常運作。我們看到有平民被困於大規模空襲下,尤其在該國北部;還有人因為當地的戰鬥而受傷或者流離失所。根據來自「也門數據計畫」——一個獨立於衝突各方的數據收集系統,自2015年3月以來的空襲之中,有近乎三分之一都針對非軍事場所。與去年相比,2018年也有更多轟炸針對民用車輛。
 
經濟狀況明顯惡化,人們完全失去購買力,小麥麵粉的價格幾乎比戰前上漲了80%,汽油的價格上升了130%,也門的社會關係讓一些最脆弱的群體獲得其社群的支援,至少為一些家庭減輕了食物短缺的影響。但是,還有也門人因為沒有錢支付交通費前往寥寥幾家仍運作的醫療設施而死去。以上這些正是也門人面對的苦況。儘管面對極難應付的安全限制和通行問題,無國界醫生正盡其所能援助他們。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