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批評藥廠拖延研發兒童適用抗愛滋病藥物
 
明日(12月1日)是世界愛滋病日30周年,擴大對感染愛滋病病毒兒童診斷和治療的會議下周將在梵蒂岡舉行。無國界醫生(Medecins Sans Frontieres,簡稱MSF)批評製藥企業一再拖延,未能研發出適合兒童使用的愛滋病藥物配方。因為無法獲取抗逆轉錄病毒藥物的兒童配方,發展中國家難以為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兒童提供世界衛生組織推薦的治療。
 
無國界醫生駐馬拉維的醫療統籌馬曼(David Maman)說:「製藥企業完全不優先考慮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兒童群體,迫使我們不得不使用未達最佳標準的舊有療法去醫治我們最年幼的病人,這也令他們很難堅持完成治療。更糟糕的是,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區,對現有的老藥產生耐藥的情況越來越多,也就意味著舊的療法可能無法在嬰幼兒身上起作用,他們急需其他更佳的治療方案。
 
「我們還要等待多久,才能讓這些感染了愛滋病病毒的孩子們,不再因藥廠單純的漠不關心而受苦,或是死去?」
 
兒童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問題仍然被忽視。由於是相對規模較小的市場,跨國製藥企業和仿製藥廠都從未重視生產愛滋病藥物的兒童適用配方。這一議題被耽擱,既對新藥的兒科配方研發和引進造成困難,也妨礙了擴大已有的藥物生產。
 
舉例來說,德羅格韋(dolutegravir)是受世界衛生組織推薦的愛滋病一線治療藥物,適用於嬰幼兒,最早在2013年獲批在成人身上使用,但至今依然沒有兒科配方可供使用,只因製藥企業ViiV Healthcare公司尚未完成必要的研究,為可用於兒童的分散片製劑配方申請註冊。另一種愛滋病關鍵藥物雷特格韋(raltegravir)的兒科顆粒製劑已經被研發出來,但默克製藥(Merck)遲遲未在發展中國家對該藥註冊。
 
除了德羅格韋,洛平那韋/利托那韋組合(lopinavir/ritonavir)是世界衛生組織推薦的另一可選藥物,但該組合的兒科配方也存在諸多問題。仿製藥廠邁蘭(Mylan)和西普拉(Cipla)在擴大這一兒科配方(藥丸和顆粒製劑)的供應上動作遲緩。而藥丸和顆粒版本原本該取代洛平那韋/利托那韋組合糖漿,定價卻比味道難以下咽的糖漿版本高3倍。
 
去年於梵蒂岡召開的會議上,各個國際衛生組織的代表們與製藥企業的諸位總裁承諾,致力提高感染了愛滋病病毒的兒童和成人的治療可及性,但一年以來,進步鮮見。今年12月6日至7日,各方代表將再次前來參加會議。
 
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項目的藥劑師巴里(Jessica Burry)表示:「鑒於兒童需要終生持續接受愛滋病治療,他們需要獲得目前最好的、效力最強的藥物。
 
「製藥企業必須停止拖延,採取具體行動去挽救更多幼小的生命——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去聽空頭承諾了。」
 
世界衛生組織推薦為所有確診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兒童,盡早開始抗逆轉錄病毒治療,但如果沒有最佳的兒科配方愛滋病藥物,許多國家仍難以實行推薦療法。
 
目前,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兒童治療覆蓋率低得令人難以接受。2017年,全世界僅有52%的HIV陽性兒童在接受治療,其中半數兒童仍在使用舊的次優療法,承受更多副作用、耐藥以及治療失敗的風險。世界上90%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兒童,生活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區,這裡對奈韋拉平(nevirapine)和依法韋侖(efavirenz)等現有的愛滋病藥物耐藥的比率很高。感染了愛滋病病毒的兒童的死亡率依舊居高不下,尤其是4歲及以下的群體。2017年,與愛滋病相關的疾病在全球奪去了110,000名兒童的性命。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