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有複雜且嚴重槍傷的傷者潮水般湧入加沙的醫療系統,數千人面臨受感染及殘障的危險。
 
由於以色列軍隊在抗議期間開槍,並造成嚴重傷勢,不斷累積的醫療需求正於加沙引發慢性醫療緊急狀況。在3月30日至10月31日接受無國界醫生治療的3,117名患者(已被計入衛生部所稱的5,866位實彈槍傷者中),絕大部份被射中腿部,當中約半數人有開放性骨折,其餘許多人則有著嚴重的軟組織損傷。
 
這些是複雜而嚴重的損傷,無法迅速癒合。傷勢嚴重,加上加沙嚴重被毀的醫療體系無法提供適當治療,意味著患者傷口感染的風險很高,尤其是開放性骨折患者。加沙目前缺乏正確診斷骨骼感染的能力,但根據經驗,無國界醫生推估至少有25%的骨折患者會受感染;這代表在大約3,000個開放性骨折個案中,可能有超過1,000名患者會被感染。
 
根據對無國界醫生在加沙的病人的初步分析,我們估計當地所有醫療服務提供者收治的傷者,至少有六成(多達3,520人)需進一步接受手術、物理治療和復康治療。此外,這些患者中的很大一部分,需要某種形式的重建手術才能讓患部正常癒合,但未經處理的感染狀況,將妨礙傷口進行手術。這種負擔對加沙現有的醫療體系來說太過沉重,超過十年的封鎖已削弱了整個系統的能力。
 
如此大量的損傷,不僅影響到受傷的人,還令加沙的常規醫療服務壓力倍增。這些傷口的後果──尤其是未受治療的──將造成許多人終身殘障,而傷口感染如果未經處理,將可能導致截肢,甚至死亡。
 
雖然無國界醫生及其他組織正努力為這些傷患提供治療,但需求來勢洶洶,挑戰著我們持續應對的能力。隨著越來越多人受到槍傷,受傷的肌肉和骨骼壞死,感染風險亦隨之增加,情況正在惡化。要滿足這些需求,展開應對行動將花費數千萬歐元,且亟需立即到位。
 
無國界醫生巴勒斯坦項目總管安格爾(Marie-Elisabeth Ingres)說:「無國界醫生已增加其在加沙的應對能力至原來的三倍,然而對手術、謹慎管理抗生素、加護護理,以及長期物理治療和復康治療的需求量,都相當驚人。即便是在世上最好的醫療體系之下,這種狀況都會造成沉重負擔;對加沙而言,則是個毀滅性打擊。」
 
「當務之急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當局盡其所能,使加沙所有醫療服務提供者能自由通行和工作;他們正努力建立起照顧這些傷患的進階能力。同時,該地區及全球其他國家必須伸出援手,並在那些擁有進階外科手術能力的醫院提供資金及空間。另外,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當局也須協助將這些病人轉移到外地。」安格爾說。
 
「當全球其實有能力提供所需的治療時,放任數千名傷者自行面對可怕的傷害,其中許多人還將永久傷殘且只能依賴家人,實在極不道德。」
 
無國界醫生在加沙的四間醫院和五間手術後診所展開工作,共有超過260位工作人員,為患者提供換藥、物理治療、整形外科及骨科手術服務。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