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拾成仁──無國界醫生(香港)成立20年
 
2014年是無國界醫生(香港)成立20年,一班把信念付諸行動的救援人員、職員和支持者,細說他們與無國界醫生的故事,道出他們對人道救援的熱誠和期盼。
 
讓理想延續理想 -陳英凝
 
27歲的陳英凝(Emily)在2001年成為無國界醫生(香港)歷年來最年輕的董事會主席。「我把它當是一個學習和擴闊眼界的平台。說實話,當年拿傑青,是無國界醫生造就的。」
 
比起銜頭,讓Emily感受更深的,是多年來在人道救援前線累積的災害評估和項目管理經驗。她深感前線救援人力的不足,於是決定執起教鞭。「亞洲是全球天災最多的地區,但人道救援的培訓卻要跑到外國去,訓練亦未必切合亞洲情況。」因此,Emily成立了亞洲首個災害與人道救援研究所,協助中國偏遠地區民眾提高防災意識和抗災能力,並藉此訓練更多人道救援的新血。
 
開山劈石做先鋒,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但當中最值得驕傲的,不是研究所發表了甚麼研究,而是有學生告訴我,畢業後籌辦了自己的項目,用所學的去幫人。這就是承傳。」 
 
椅伴十五年-龍鎮華(華叔)
 
在無國界醫生辦事處的義工工作間,有一張黑色木摺凳,背後有一份尊敬,還有一份濃濃的人情。
 
木摺凳的主人,是無國界醫生的資深義工龍鎮華(華叔)。「他們好好,知道我老人家喜歡坐硬板凳,其他椅子坐不慣,特地留給我,寫明華叔專用。」15年來,每次辦事處搬遷,職員都堅持要帶走這張木摺凳。
 
華叔已經76歲,退休後來到無國界醫生當義工。辦事處剛成立的頭幾年,人手不多,華叔在捐款部負責拆信和分類,捐款者寄來的信,大部分都經過華叔雙手。現在華叔的主要工作包括貼郵票、寄發宣傳單張和收據,一星期五天都見他的蹤影。「如果不回來工作,實在很悶,去哪裡才好呢?」多年來這裡彷如他的第二個家。
 
為了表揚華叔的貢獻,無國界醫生今年特地頒發「15年服務獎」給他。「不要講到那麼偉大,我做的事其實很平凡。不過呢,我孫女也知道我有幫忙。」說畢,他高興地笑了起來。
 
從本心出發-龍欣欣
 
18年前,龍欣欣(Anne)來到無國界醫生的香港辦事處當義工,職員給她看了一條短片。「原來緊急救援也可以如斯有組織性和動員力。」她說短片直指了她的本心:「當知道世界某地有人經歷如此苦難,便會懂得如何選擇。」這就是Anne對人道精神的信念。
 
當了半年義工後,辦事處剛好缺人,Anne轉為職員,負責籌款工作,撰寫各類通訊期刊。期刊寄出後,往往收到不少支持者的積極回應。「做籌款,寫單張,當然有個目的。但我想我得到的不只是錢,我還得到了他們的心。」
 
「大家都認為香港是個很功利的社會,無國界醫生的理念是異數,但我相信有很多人也像我一樣,想對人道工作有更深的了解。」從義工到職員,18年間,Anne讀了很多有關人道理念的資料, 同事們都叫她做無國界醫生的移動百科全書。「雖然我現在負責倡議的工作,但我希望我所傳達的,不是某個醫療議題,而是一些更高的價值。」
 
「繼續人道工作是一種自我提醒,盡自己所能,幫助那些比我們弱勢和不幸的人。」 
- 宋法德醫生,第一位經香港辦事處招募的救援人員
 
「我希望自已不只是一個過客,而是有承擔的。」
- 劉蘊玲,1999年加入無國界醫生,共執行5次救援任務
 
「當無國界醫生,這光環背後所犧牲的其實不少。但還是有人認同背後意義而堅持去做,這一點很觸動到我。」
- 莊梅岩,舞台劇《留守太平間》編劇,該劇以無國界醫生的工作為藍本
 
「我不是醫生,又不是護士,可以用我的專長付出、服務社會,勞力背後其實有一份喜悅,我很感激。」 
- 孔繁泰,香港定向總會推廣及發展秘書,13年來一直協助無國界醫生舉辦野外定向比賽籌款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