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門:戰火下的傷痛  

一場波及歐洲的難民危機,令危機的起源──已經踏入第五年的敘利亞衝突,重新受到關注。然而,從敘利亞往南走,在阿拉伯半島的另一端,一場同樣由戰火造成的人道災難正在上演,卻更鮮為人知。

今年3月底以來,也門不同武裝組織間的衝突已造成逾百萬人流離失所,逾萬人傷亡。大部分醫療設施關閉或被炸毀,藥物短缺,令人們難以獲得醫療護理,徹夜空襲和道路封鎖等更令情況雪上加霜。無國界醫生隊伍正在該國8個省份工作,截至2015年8月,已治療逾萬名戰爭傷者,並目睹平民正因衝突付上高昂的代價。

空襲恐懼下何去何從   

無國界醫生在也門的項目統籌比塞爾抵達該國西南加泰拜當天,便感受到空襲的威脅。每次有炸彈擊中她工作和居住的醫院的附近時,她都感到地面震動。「空襲期間,婦孺擠在醫院的走廊裡,有些人在哭。其他病人則在轟炸開始時便離開醫院,去尋找家人的下落,或是擔心醫院成為下個遇襲目標而慌忙逃走。」比塞爾和她的隊友們從早到晚都忙於接收重傷者,亦努力用沙包加固醫院,並帶來更多醫療物資。

一名在無國界醫生醫院工作的護士,說起第一次聽到空襲的經歷:「我一生從來沒聽過這樣的爆炸聲。」這次空襲對他構成嚴重影響,他說:「現在我只要聽到槍聲或任何爆炸聲,都會戰慄發抖。」

26歲的賈絲明是鎮上一所小學的老師,她所在的學校因為鄰近中央保安辦公室,因此也受到空襲的波及。轟炸令她和學生十分害怕,她與妹妹一直有逃離城鎮的念頭,但考慮到她們共有26個家庭成員住在同一屋簷下,她說:「我們不知道何去何從。」

物資短缺 難以為生  

戰火下,汽油、藥物、飲用水和食物嚴重短缺,平民難以為生。無國界醫生團隊目睹有孕婦和孩子因為汽油不足或道路封鎖,最終未能及時到達醫療中心而死亡。

為無國界醫生工作的達希醫生說:「這裡嚴重缺少燃料和電力,這也意味著沒有飲用水,因為無法把水抽上來……我們需要更多的物資供給。」由於燃料不足,賈絲明居住地區的主要供水設施已停止運作,因此她必須徒步3到4個小時到另一處水井取水。然而因為燃料耗盡,最終這個水井也不能再用了。

食物短缺問題同樣嚴峻。在主要城市亞丁,麵粉的價格在某些地區上升七成,更根本完全找不到肉類。無國界醫生在另外兩個地區搜集的數據顯示,15%的小孩處於營養不良的狀態。

也門平民正陷入雙重的苦難之中:持續的戰事已造成生靈塗炭,而物資短缺亦導致民不聊生。無國界醫生呼籲參戰方停止狂轟濫炸和針對平民的襲擊,並確保人道援助可以到達全國有需要的人手上。

壓力下工作的醫生
 
來自英國的急症室醫生羅伯茨,在也門北部一所無國界醫生支援醫療中心的急症室工作。自從衝突爆發以來,急症室每周都要接收40到50名傷者。「通常每次我來到這裡,就會看到滿地鮮血,病床上躺滿受傷的病人。」隊伍經常要應對「大規模傷亡事件」,即有四、五名,甚至六、七名傷者同時到達。在一天繁重的工作之後,羅伯茨躺在床上,無法入睡,她取邊聽到的,除了蚊子飛來飛去的聲音外,就是炮彈的聲音。
 
菲律賓的麻醉科醫生阿吉拉爾自2013年起,先後4次被無國界醫生香港辦事處派到也門參與救援,但今次第五次的情形是她經歷過最糟糕的。自今年3月衝突升級以來,無國界醫生在亞丁管理、共有50張病床的緊急外科部門就不堪重負了,無論何時,病人數目都超過100人。
 
她說:「病人大量湧入,迫使我們把醫院的應對能力倍增,有些病人要在會議室內,躺在床墊上休息,隊伍亦在趕忙中把一間物理治療室變成病房。」
 
阿吉拉爾強調說:「也門人需要我們的幫助,他們缺水缺糧,也沒有燃料和電力。平民有醫療需要,而我們是衝突期間亞丁地區唯一正常運作的醫院,這些都促使我和我的隊伍堅持下去。」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