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難中的神奇女俠
 
她,生於烽火連年的南蘇丹,帶着子女倉皇逃難,只求一刻喘息,卻又面臨疾病來襲。
 
她,活在家庭和性暴力彌漫的巴布亞新幾內亞,從小到大身體不由自主,恐懼籠罩一生。
 
她與她,是無國界醫生前線人員看見活生生的真實人物。每日,組織在全球約70個國家,目睹女性在武裝衝突和疫病等人道危機當前,為了家人的生存挑起重擔;她們卻也最為脆弱,容易因風俗文化、社會地位和缺乏保護淪為受害者。
 
我們遇見的女性或許不會能言善辯,也不懂爭取婦女權益,然而一個又一個平凡而振作堅強的女子,時刻咬緊牙關嘗試克服疾病和暴力,是不折不扣的「神奇女俠」。
 
無國界醫生在聯合州平民保護營地每周治療瘧疾個案
多達4,000 宗 

 

衝突未去     疾病又來
 
南蘇丹正午的陽光,烤得人渾身發燙,但奈柏此刻只感受到背上年幼兒子穆特的熱力。再不盡快把發高燒的兒子送到診所,恐怕他小命不保。
 
奈柏把兒子送到無國界醫生由帆布搭建成的臨時診所,護士為穆特探熱,他的體温高達攝氏40度,快速測試確診他患上瘧疾。
 
「我全部孩子最近都患上瘧疾。」也難怪奈柏如此緊張,戰爭之中她失去丈夫,6個孩子中有3個病死,作為一介寡婦的她要獨力撫養餘下的孩子。
 
2013年年底南蘇丹爆發內戰,暴力蔓延全國。為了躲避武裝衝突,兩年前奈柏帶着孩子離開村莊,逃到聯合州由聯合國駐南蘇丹特派團設立的平民保護營地。
 
去年春天烽煙再起,逃難到平民保護營地的人數激增一倍,營地環境惡化,臨時帳篷搭建在泥濘積水之上。營內爆發前所未見的瘧疾疫情,高峰期間無國界醫生每周治療近4,000人,每日最少有3至4人死於瘧疾,大部分為兒童。
 

棲身在南蘇丹平民保護營地的奈柏咬緊牙關照顧兒子穆特,決不讓瘧疾奪走他。© Jacob Kuehn
 
穆特算是幸運,高燒於數小時內減退,病況好轉,奈柏感到欣慰之餘,又要為一家人的糊口躊躇。她要犯險離開相對安全的營地,長途跋涉收集柴枝出售掙錢。
 
同一片天空下,巴布亞新幾內亞女子一生要面對的,是在社區和家中的暴力。
 
醫療隊伍2014-2015年於巴布亞新幾內亞治療性暴力受害者數目
1,046 宗 
 
家庭和性暴力無處不在
 
6歲女童被帶到無國界醫生的家庭支援中心,陰道和直腸受傷。「媽媽不在家,叫同村一對男女照顧我。有一天,男人叫我走進房間和脫去褲子,他摸我下面,我哭起來,他用手掩住我的口,我嘗試尖叫,但他使勁掩住我的口......我的肚子很痛,走也走不動。幾日後我開始流血,倒在路邊,最後有個阿姨把我送來這裡。」
 
這名6歲的女童和她兩歲的妹妹遭鄰居強暴,被送到「安全屋」暫住。© Jodi Bieber
 
巴布亞新幾內亞針對婦女和兒童的家庭和性暴力無處不在。無國界醫生為暴力受害者提供綜合而保密的護理,包括診症、外科手術和心理社交護理。2014年至2015年間,組織治療逾千名性暴力的受害者,當中每10人有9人為女性,逾半是18歲以下的兒童。無奈的是,污名、羞愧令受害者怯於舉報,這些數字僅是冰山一角。
 
即使女童長大嫁人,噩夢仍然縈繞揮之不去。在無國界醫生診所,不時會聽到這些可怕的故事 :「我的丈夫用腳踩住我的胸口,使我動彈不得,我試圖用砍刀阻止他,刀尖反而刺傷我的眼睛。我希望警方能給我家庭保護令,讓我可以跟我5歲的女兒離開我的丈夫。」
 
不過,無國界醫生的護士墨菲看到這些身心受創的女性堅強的一面。「病房內的婦女縱使互不相識,或來自不同氏族,仍然彼此看顧,守望相助,我真正感受得到那份姐妹情誼。她們慘遭毆打強暴,才會來到這裡,但只要過一陣子,又會看到她們滿臉笑容,七嘴八舌說過不停,她們真的很堅強。」
 
身心受創的婦女帶著孩子來到無國界醫生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家庭支援中心,接受治療後笑容再現。© Yann Libessart
 
無國界醫生的醫療人道救援行動一直關注婦女及其子女的特殊需要,提供一系列的服務協助他們克服在危機之中獲取醫療的障礙。除了支援家庭和性暴力受害者,以及治療患病的婦孺外,無國界醫生亦在多個地區提供婦產科服務,協助婦女安全分娩。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