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幹事的話
 
讀醫以前,我攻讀了心理學學士學位,過程中我逐步建立當醫生的原則──人們不只需要醫生護士等護人員去醫治他們肉體上的病痛,他們心理上的創傷同樣需要獲得關注。無國界醫生提供的精神健康支援,以及相關服務在人道危機中的重要性,正是今期《無疆》的主題。 
 
在過去我曾參與的無國界醫生前線救援項目中,很多都是處於緊急狀況,我見到曾經歷過武裝衝突、天災和疫症的生還者,精神受到嚴重困擾。因此,無國界醫生提供的醫療人道救援行動不僅要致力保障人們的身體健康,我們的精神健康團隊也在場聆聽、支援和提供護理,使創傷經歷不至於影響他們往後的人生。
 
可悲的是,有時候無國界醫生不獲准向人們提供這些亟需的援助。無國界醫生在瑙魯向尋求庇護者、難民和當地社群提供心理和精神病服務接近一年後,突然被迫於24小時內撤離該國。在這個偏遠的太平洋島國,我們的救援隊見證到目睹當地的企圖自殺和自殘個案數字驚人,反映被無限期扣押在當地的人們,精神狀況已到達「超乎絕望」的程度。無國界醫生呼籲立即撤離這群無處發聲、失去希望或保護的尋求庇護者和難民,同時要求澳洲政府終止其殘忍、不人道和有辱尊嚴的離岸拘留政策。
 
我們亦希望為那些飽受痛苦折磨,但卻被主流媒體忽略的人們發聲。今期的封面故事特寫會探討受困於烏克蘭衝突中的老年人、為得到更好未來而屢次嘗試逃離厄立特里亞的兒童和青少年,以及在中非共和國面對性暴力的受害者。要在這些環境下提供精神健康護理並非易事,特別是當暴力和創傷事件持續發生,或是語言和文化障礙使人們不敢尋求協助。我在無國界醫生(香港)負責心理健康聚焦小組的心理健康聯絡主任同事杜顧歷講述了精神健康團隊遇到的挑戰和解決辦法;剛完成救援任務回來的印尼籍醫生Rangi,亦則道出了維持無國界醫生工作人員良好精神健康的重要性。
 
自今年3月起,被佔領巴勒斯坦被佔領土的加沙幾乎每周都有示威遊行,並遭以色列軍方使用致命的武力驅散。在暴力衝突大幅升溫之際,今期的圖片故事揭露了在西岸的巴勒斯坦人集體面對跨代的精神健康危機,以及他們亦逐漸失去應對危機的能力。
 
令人鼓舞的是,在我們的社會中,普羅大眾逐漸意識到需要關懷那些無形的創傷。無國界醫生請你繼續聆聽身處困苦中的人面對的景況,了解他們的需要。
 
韋達莎醫生
無國界醫生(香港)署任總幹事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